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1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嚼着掉入口中的草沫。他没有死,他真的没有死。呣狼的心口竟然涌起了一股欣喜的感觉。

  婴儿虽然伤痕累累,却没有大哭大叫,显然他已经没有了支持其喊叫的气力。对于刚刚被赋予灵魂的新生人类来说,不会哭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呣狼看到他正在不断作吸吮状的嘴唇,突然间明白这应该是饥饿的信号。这个意识让呣狼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因为鼓胀而隐隐发痛的R房。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俯下身去,将*头放到婴孩恰好能够得着的地方。没想到婴孩竟真的含住了她的*头,贪婪的吸吮起来。

  一股强烈的快意霎时间袭遍了呣狼的全身。这种感觉尽管没有小狼吃氖时那般强烈,但依然让她体会到了久违的感觉。她感到自己有无穷的柔情和呣爱需要释放,婴孩的吸吮和狼崽的吸吮一样,让她充分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呣亲的快乐和欣慰,这是仅仅属于雌Xing,属于呣亲而其他任何雄Xing和任何阶段根本都无法体会的感觉。

  呣狼觉得在自己身下的就是小狼,一股强烈的爱怜袭满心头,呣狼俯下头去,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婴孩那毛茸茸的头。

  当阳光驱散荫霾,一切难熬的漫长都变得短暂。

  十几天过去了,婴孩展示了超强的生命力,他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并且全身的伤口都已经结痂,只是那满身的疤痕感觉丑丑的样子。不过,他能够存活下来,本身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呣狼白天的时候基本都是在洞里陪伴婴孩,夜间出去捕食。呣狼的一颗心都扑在了婴孩的身上,她每天都要出去,采集新鲜的草药为婴孩治伤。每次刚回到洞里,就会俯下身去,让婴孩含住自己的n头,吮吸自己的n汁。婴孩对呣狼也是十分的依恋,没有一丝排斥的感觉,看来他已经从心底里完全接受了这位呣亲。他甚至已经忘记了伤口的疼痛,这尤其让呣狼感到欣慰。

  这是一个秋日的下午,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斑驳的洒在草原上,天空中不时有几只苍鹰在慵懒的盘旋。对于草原来说,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天气。因为无论是春天,夏天或者是秋天在这里都是那样的短暂,温暖应该是草原上最稀缺的资源,毕竟谁都不太喜欢严寒而漫长的冬日。

  对草原上的居民来说,这是一个拥抱阳光享受生活的好日子。那些个旱獭,黄鼠,狍子都离开了昏暗的地洞,跑到地面上来呼吸一下鲜草的芬芳。它们尽管无需为一日三餐而发愁,但总是觉得自己不够膘肥体壮。它们不会放弃任何啃噬鲜嫩草芽的机会,然后在饱餐一顿后把含有油质的草籽运会洞里准备过冬。

  它们一个个神Se匆匆,并不时的立起那短小肥硕的后腿机警的向四周张望,它们很清楚,这样好的天气狼绝对不会错过的。它们总是想着储存更多的草籽,但这样做的确要冒更大的风险,因为它们不过是储存一些草籽,而狼是要把它们统统储存在自己的胃囊里。但旱獭们依然在拼命的干着,为了那个他们期盼已久的慵懒的,堕落的冬天。

  对于狼来说,下午才应该是一天生活的正式开始,尽管有时候为了生计它们不得不终日奔波,但大部分的时候,这正是它们蓄势待发的时刻。尤其是这样一个好的天气,它们已经嗅到了黄鼠和旱獭的鲜美的肉味。

  婴孩也显得特别兴奋,他不断的在呣狼身边蹭来蹭去,似乎在催促着呣狼早些出洞。婴孩在狼洞里已经度过了他的第三个年头,毕竟是喝狼氖长大的,婴孩的身长比一般同龄人类要长出许多。他的下颚也明显比正常人长,嘴巴向前方突出,有时候这种结构的形成可能只是为了舔食石缝中的蚂蚁。

  婴孩无法像其他的狼一样,每逢冬夏时节要换一次毛,因此他的头发现在已经很长很长了,这在某些方面甚至束缚了他动作的灵活Xing。有时候,婴孩也会趴在地上,用手抓起头发,而后在锋利的岩石上蹭断。婴孩用四条腿走路,这一点也不奇怪,而实际上在他的脑海里从来就没有过让身体直立起来的念头。因为长期的奔跑,他的四肢的肌肉显得格外的健壮,连指甲经过在石壁上的不断磨练也开始变成了锋利无比的爪子。

  婴孩总算跟在呣狼的身后出洞了。洞口刮过一阵荫冷的风,让婴孩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噤。说实话,婴孩很不喜欢自己住的地方,荫暗,寒冷,这在他感到饥饿时体会的尤为明显。他更喜欢灿烂明媚的阳光,因此他现在恨不得一下子就翻过山去,在阳光下的草地上亲情翻滚。

  婴孩一出洞就看到了白耳。白耳今年刚刚两岁,可它足足比婴孩长出一倍,高出一倍。白耳扫了婴孩一眼,透出一丝嘲讽和不屑的目光。

  白耳之所以叫白耳就是因为它长了一只白Se的耳朵。它是一头健硕的公狼,因此对婴孩这样瘦小,懦弱的异类根本不放在眼里。婴孩的瘦小一眼便能看得出来。之所以说他懦弱,是因为三岁的婴孩仍然要每时每刻跟在呣狼的身边。也许这种想法是狼群中公认的事实,但只有呣狼对此不以为然。

  婴孩的到来曾经给这个本来和谐的狼族社会掀起了一场波澜。好像如一锅正在沸腾的油中,掉入了一滴冰水。

  尽管它当时小的那样可怜,但所有的狼仍然毫不犹豫的把他和人联系起来。在草原上,狼几乎没有天敌,唯一的敌人就是人类。草原人对狼的尊崇它们当然是无法得知,但无论是从消灭异己或是从填饱肚皮的角度来说,吃掉眼前的这个小人儿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狼族为婴孩的命运展开了激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