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2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没有气力自己撕扯羊肉,这样就可以使他不会耗费不必要的体力。尽管这样对婴孩来说可能失去了咀嚼的快感,但此时的他不得不暂时的接受这份难得的安逸。

  婴孩慢慢的恢复了体力。他分明能感到自己在狼族中的地位因为那次勇敢的表现而得到明显的提高,可他仍然觉得自己无法在狼群中骄傲而自信的抬起头来。他突然间想起了狼王,他此时对狼王的愤恨已明显淡了许多,这主要是因为狼王之前留给他的完美形象不可能一下子被完全击碎。他终于见到了狼王,他看到了狼王憔悴的面容,这让其本已十分苍老的身躯显得更加衰弱。狼王看眼神中透出一丝关爱与和善,但却没有显现出一丝一毫的歉意。不知道为什么,婴孩与狼王对视的那一刹那,一切的怨恨全部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狼王在婴孩心目中的形象依然是那样的坚实高大,如高山一般巍不可摧。

  后来,婴孩从别的狼那里知道了狼王憔悴不堪的真相。在婴孩被禁食的三天里,狼王也是一口肉都没有吃。狼王固执的人为,婴孩的冒然行动与他的指挥失调有直接关系。身为部落首领的他应该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决定与婴孩一起绝食三天。三天的时间,对于婴孩是一次严酷的身心摧残,而对于本已苍老的狼王来说,对于本就心力茭瘁的狼王来说,更是一场与死神擦身而过的约会。

  婴孩终于从对往事的回忆中缓过神来。他迫使着自己兴奋起来,因为他知道又有一场新的战斗即将打响,而他要投身于这场伟大的战斗中。婴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面给自己鼓劲儿加油。他觉得自己应该勇敢地面对生活,勇敢地面对现实。他要消除自己的自卑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头狼,一头永远不会服输的狼,而狼是永远以最骄傲的姿态面对困难的。他突然间为自己能生活在这样一个团结而富于进攻力的群体而感到庆幸。他觉得自己幸亏不是一只旱獭或者黄羊,过着慵懒和堕落的生活,最后还要成为狼群口中的美食,他觉得那样只会是悲哀的一生外加一个悲惨的结局。“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一只狼,一只勇敢的狼,一只快乐的狼。”婴孩在心底默默的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

  群狼出动了。群狼出动是一个壮观的阵势。庞大而整齐的狼列在前进时显得张弛有度,有条不紊。过了山坡的时候,狼群自然的分成了两列,一列由狼王带领,一列由灰狼带领。这是事先安排好的计划。灰狼在各种行动中总是很受狼王的器重,看来狼王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心目中的接班者。

  狼王确定要袭击的黄羊群距离狼巢约有六七十里。那里是一个南北方向坡势很缓的小山坡。迎风坡下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坳,成虎口状,这里的草在夏秋时节,由于靠山势的阻挡,降雨特别丰富,再加上阳光充足,因此草势长得极旺。比其它的地方要高出一两尺。因此虽然雪下得很大,仍然有不少鲜嫩的草芽从雪面上露了出来,这一切都对黄羊产生了无法抵御的诱惑力。而背风坡则完全是另一种景象,低矮的草势已经完全被大雪淹没。冬天的暴雪和山势的遮盖不仅让这里经常暗无天日,就连狂风都把迎风坡上的很多雪都把吹到了这里,因此这里的雪比迎风坡上的雪要厚出很多。

  这是一个很大的黄羊群,大概有上千只。狼不可能一下子吃掉这么多的黄羊,但狼还是会把能够捕捉到的黄羊统统咬死。实际上,这片雪原就如同一个优良的贮藏箱,吃不完的羊肉就埋在雪窝里,随吃随取,这些羊肉不仅要保证他们这个冬天的所需,还要对付来年春天雪初化时的那场春荒。

  狼王选择了天刚刚黑的时候出发。整个队伍行进的速度似乎很慢,走起路来显得悄无声息。这是狼群制定好的行军计划。因为黄羊是一种警觉Xing很高的动物,走路时过大的动静难免打草惊蛇。黄羊有是一种纪律散漫的动物,经常有黄羊为了吃到更加鲜美的嫩草,擅自离群,跑到离羊群很远的地方。狼王对这样离群的黄羊也是十分戒备。虽然狼群此时距目的地还有相当的一段路程。但如果途中遇到这样离群的黄羊,就会暴露狼群的行踪。黄羊一看见狼就会没命的逃跑,它的速度奇快,在一对一相同方向的情况下,狼的奔跑根本不是黄羊的对手。因此如果狼的行踪被这样的黄羊发现后,它就会一边狂叫一边跑回羊群,通知大家伙赶快转移。而一旦羊群集体逃散,群狼的这场如意算盘就算是彻底打空了。因此狼的行动总是谨慎更加谨慎。

  兵分两路,这是狼群在围猎中常用的战法。两路狼都不是直线向目标进发。而是故意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多绕出整整一大圈的路来。两队狼采用迂回包抄的战术,形成一个半月形的包围圈,这个包围圈正在向着目标一点一点地靠近,缩小。狼王选在天刚黑十分出发也有他充分的理由。在这样的行军中,狼不能走得太快,太快容易暴露目标,而太慢又明显会拖累行军速度。狼群从侧翼进行迂回无形中又增加了一大段路程。因此狼必须充分的利用一切夜Se掩护的时间。狼王早已经在心里计算好了,在天黑时分出发,以这样的速度,在天快要亮时正好可以靠近目的地。而狼王确定的最终攻击时间正是在天的欲晓时分。

  婴孩此时正悄悄的跟在呣狼的身后,跟着整个大部队缓缓的前进,整个狼队除了一丝轻微整齐的狼踏步声,没有任何嘈杂混乱的声音。即使这些散碎的狼步声也被冬日里的风声所彻底淹没了。狼群显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