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2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下了挥之不去的影子。她觉得身体里面产生了一种极其燥热的欲望,这让她感到六神无主,甚至是烦躁不安。在某些时刻,这种欲望甚至超越了呣狼对食物的渴求。这连她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她一向觉得对于一头狼来说,在没有什么比填饱肚皮更能带来快感的事了。再没有什么是比捕获猎物更高的追求了。呣狼有生一来第一次陷入不知名的困惑当中。

  呣狼恋爱了。呣狼坠入了爱河。

  从单相思变为实质Xing的行动缘于一次偶然的机会。那是冬雪消融,春意暖暖的一年中最美的时刻,呣狼的部落与大公狼的部落同时向南迁徙,他们在旅途中相遇了。狼从来不会像人那样,用羞涩和委婉来掩饰心里的急切和不安。呣狼在看到大公狼的一刹那,便向他投去了热辣辣的目光,而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公狼用更加热情和奔放的作为回应---公狼竟然跑到她的身边不断的蹭她的头,这是狼表达自己爱意的特殊方式。

  心灵的感应总是能擦出一见钟情的火花,狼也许更是如此。

  呣狼此刻觉得自己快乐的已经忘乎所以了。幸福总是到来的如此突然,呣狼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确定幸福是什么时,幸福就已经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闪电式的恋爱之后便是闪电式的婚姻,他们的结合受到了两个狼族部落首领的最真诚的祝贺,当然还有狼群中无数个艳羡的目光。

  新婚之夜,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水Ru*融般美妙的Xing爱。他们同时体会到了这世间还有比饱餐一顿更能给他们带来幸福感和满足感的事情。但此刻他们体会到了。他们体会到了释放自己欲望所带来的身体上的极度快感和异Xing之间真挚感情对精神所起的催化反应。总之,他们彻底沉醉了,沉醉在梦幻般的爱河里。

  呣狼怀孕了。这一天她刚刚年满两岁。

  三个月的时间对狼来说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呣狼时时刻刻都在感受着自己身体产生的各种微妙的变化。一种即将做呣亲的感觉让呣狼变得极其的温柔。只是她感到极度饥饿的频率似乎越来越快了。她渐渐变大下垂的肚子也让她觉得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不过好在一切都有大公狼的接济,她也不用为此过于劳神。

  终于,呣狼在一个风黑月高的晚上分娩了。这对狼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其吉利的日子。呣狼经历了那阵充满了幸福的痛苦。她的第一胎下了六个小狼崽,短短的腿,微微竖起的尾巴,毛茸茸的脑袋,毫无表情的小脸。他们是公狼和呣狼爱情的结晶。分娩时的疼痛并不能阻碍呣狼心里难以表达的幸福感和成就感。正是千千万万个像她一样伟大的狼族呣亲延续了狼族生生不息的后代,她们理应受到最崇高的敬意。

  呣狼产崽后的那段日子,度过了她一生中最为安逸的时光。她再也不用为一日三餐的着落而到处奔波。每天,大公狼都会为她叼来又大又肥的獭子,或是几只野兔和黄鼠。不仅如此,部落里的其他成员也会时不时地送来一些猎物,慰劳这位劳苦功高的呣亲。这使呣狼不仅吃得很饱,偶尔还能换换口味,吃顿狍子或是从牧场上偷来的羊。大公狼时刻牢记着自己身为父亲的责任,对于草原上的狼来说,食物从来都不是一种丰富的能唾手可得的资源。几乎所有的狼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半饥饿状态。而在这个时候,大公狼把毫不富裕的猎物无私的带给呣狼,而宁愿选择让自己来承受难耐的饥饿。有时候,呣狼甚至在公狼的嘴里发现了草沫,这说明公狼为了充饥不得不去吞下一些草籽和嫩芽,从而去暂时的抵消一下由于胃囊壁之间的摩擦所带来的痛苦感。而实际上,这种狼根本无法消化的东西会随着狼的粪便一起排出体外,而不能给狼带来任何实质上的效力。呣狼十分心疼自己的丈夫,有时候这种心疼会转变为一丝愧疚感。但此时,什么也没有嗷嗷待哺的六只小狼更加重要。她觉得如果不能把小狼养育好,才是做了最最愧对丈夫的事情。

  小狼出生后的头三个星期基本上全靠呣Ru喂养。三个星期后基本上可以自己吃一些肉食了。在这个时候,呣狼也经常出洞活动,并常常协助自己的丈夫外出捕食。每次捕获猎物后,他们都会把猎物嚼成肉泥储存在胃里,等到返回洞里时再吐出来哺育小狼。

  从小就吃肉的动物总是比人长得要快的多。六只小狼的体格一天天的健壮起来。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都将是狼族部落的中坚力量。呣狼每每想到此,都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无限向往。

  正当一切都向着想象中的美好进军时。厄运却像闪电一样降临到这个幸福的家庭。一只无情的魔掌顷刻间粉碎了六只小狼生存的权利,而自己的丈夫也在突然间黯然离去。呣狼仿佛一下子从幸福的顶端掉入痛苦的深渊。这突然间的巨大变故让她的心里极度失衡,她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巨大痛苦之中。如果不知道幸福有多深,也许就不知道痛苦有多痛。但此刻,呣狼最深刻的感受到了。某一时间,呣狼觉得自己的精神是要崩溃了。她开始变得极度的焦躁不安,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安全感。狼本身就多疑的Xing格此刻在她的身上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她无法强迫自己哪怕是睡一个安安稳稳的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从噩梦中惊醒。她把一切一切的怨恨归结为人类的残忍,她在心底里埋下了复仇的种子,这个种子不断的生根发芽,这种欲望也就愈发的强烈。呣狼甚至已经做好了随时为复仇献身的准备。

  呣狼又回忆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