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29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的尊严。狼王无言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心情却不自觉地复杂起来。一个是自己的救命恩公,一个是自己的得力部下,失去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对狼王都将是一个痛苦的结局。他当然知道这场战斗本来并非无可避免,他当然知道他们的争斗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也十分清楚这场战斗的胜利者就极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女婿。但他此时已经无法再施展自己国王的尊严,只能默默地接受一切结局。

  年轻的灰狼率先发难了,只见他粗壮有力的后腿支撑着身体腾空跃起,一个凌空展臂,向着独眼疯狂的扑去。灰狼无论是在体格上还是精力上都要胜过独眼一筹,因此在进攻中已然表现得咄咄逼人。可独眼身经百战的经验也决定了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只见他从容而灵巧的注视着灰狼的动作,精确的计算着灰狼进攻的方向,然后巧妙的闪开。灰狼和独眼在心里各有各的打算,灰狼准备利用自己在体力上的优势先发制人,因此招招奇狠,每一次都凶猛的扑向独眼的咽喉。而独眼也有自己的想法,他知道自己在体力上不如对方,因此早已预料到了对手在刚开始会有一阵猛烈的进攻。他要凭借自己老到的经验,避敌锋芒,在保存自己体力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耗费敌人的体力。两只狼都是狼群中的佼佼者。因此他们都清楚不可能很快的拿下对手,这必将是一场艰苦的拉锯战。

  事情果然如独眼预料的那样,灰狼在几次暴风雨般的进攻以后,明显体力不支,他的前身微微的有些下伏,口中也在大口大口的吐着粗气。灰狼的优势一旦失去,独眼就显得游刃有余起来。他的经验与灵巧曾让自己一度占据优势。但毕竟是岁月不饶,经过刚才一番的左突右挡,独眼也禁不住气喘吁吁起来。两只狼此时都略显疲惫,战斗至此进入相持阶段。

  这是一段短暂而难熬的时间。每只狼都谨慎很紧张的望着对方,他们既不敢贸然出击,又要堤防对手冷不防的反扑。他们在等待,等待对手率先出现空档。正在这时,独眼突然侧身向斜对着灰狼的方向跑去,一下给灰狼闪下了一个空档。灰狼面对独眼这样突然的举动,刚开始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当他发现这是一个可乘之机时,便毫不犹豫地奋起跟了上去。就在快要接近独眼的尾巴的时候,独眼突然一个剧烈的前倒地,全身都扑在了雪地上,灰狼以为独眼是被什么绊倒在地,所以便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

  突然,趴在地上的独眼飞速的调转狼头,一个凌空侧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狠狠的咬在了灰狼胸口与脖子的茭接处,再一使劲儿,竟撕扯下一块肉来,灰狼遭此巨大的疼痛,浑身似被电击一般,他一边下意识的用前蹄狠踢独眼的胸部,一边快速往后退,雪地里传出灰狼的一阵惨号。

  独眼的老到与狡诈在这里发挥的淋漓尽致,年轻的灰狼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还会用这招回马枪。

  但灰狼不愧是群体中最强壮的狼,虽然遭此重创,但依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状态。此时的他表现得更加冷静,而独狼可能也觉得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更好的招数,也慢慢安静下来。战斗再次进入到对峙阶段。灰狼虽然年轻,可决不是那种只知道靠身体和体力作战的莽夫。他此刻正在密切的注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想从对手身上找到足以使其致命的破绽。任何看似强大的对手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何况是一只衰老的独眼狼。灰狼的眼中突然间闪出一道冷峻而荫毒的目光,他似乎已经发现了独眼的死岤。

  事实正是如此。独狼的身上有一个自己即使意识到也无法规避的缺陷,那就是他只有一只眼睛。尽管在长期的生活中,独狼已经习惯了一只眼睛看世界的生活,并且这也不会在他正常的捕猎中造成太大的影响。但这毕竟是他的缺陷,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总有一个视觉死角。独眼瞎的是右眼,这使他在不转身的情况下无法看见身体右后方的事物。这个缺陷现在突然涌进灰狼的脑海,而且被一遍又一遍的放大,形成了足以给对手致命一击的死亡禁地。

  独眼却对此浑然不觉,因为长期的独眼生活,使他在大部分状态下都忘了自己还瞎着一只眼睛。他更不会想到对手现在已经拿起自己这只光荣的右眼眶作起了文章。有道是后生可畏,灰狼此时似乎已经酝酿出了致敌于死地的方案。

  灰狼的眼睛中此时正投射着一丝慌乱的神情,两条后腿甚至都有一些微微发抖。独狼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得意,他认为灰狼遭受了刚才的凶狠一击,现在精神上已经处于濒临崩溃的状态。只要他再略加周旋一会儿,予对手以致命一击,就可成为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者。独狼这样想着,略微的放松了警惕。

  灰狼开始缓慢的向侧方移动身体,独眼也跟着移动。两只狼在一个固定的圆心上不断地画着圆圈。过了一会儿,独眼停下不动了,他觉得灰狼这是在和自己耗体力,而自己在这方面根本不是灰狼的对手,他开始静观敌人的举动。灰狼开始由向一个方向转移改成了左右两边摇晃,只是速度一直很慢,这种绕来绕去的举动已经令独眼显得极不耐烦,他实在搞不清灰狼此时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他只觉得自己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些摇摆不定了,所以他开始强迫自己集中精力。

  突然,灰狼开始向独眼的右侧快速奔跑。这种突然的发力令独眼显得极不适应。确切的说,独眼先前的战斗意志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灰狼彻底瓦解了。他只觉得眼前一个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