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3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平地上要复杂的多。狼群在经过四处打探后,终于确定了一头最肥最壮的作为进攻目标。这头被狼群锁定的黑牯牛还在悠哉游哉,根本不知道危险已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或者在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危险这个概念。

  群狼出动俨然是一个壮观的场景。婴孩也为第一次与这样的庞然大兽J战感到兴奋不已,显然他还无法意识到这其中隐藏着的巨大危险。而那些曾有过与黑牯牛茭战史的大狼们此时都显得谨慎而小心,完全没有以前出击时的斗志昂扬感。事实上,正是此行的前途未卜才让他们显得出奇的冷静,拿出一副哀兵的姿态。

  晨曦透过一层薄暮和斑驳的树缝洒落在幽幽的山谷里。

  天快亮的时候,狼群进了山。那黑牯牛居无定所,但一般不会离开自己所在的山谷。在一个相对较高的山头,狼王首先命令几只强壮的公狼分头去找黑牯牛,自己则率领余下的部分在小山丘后面隐藏了起来。狼敏锐的嗅觉使他们很快发现了黑牯牛的所在。它此时正在一个昏暗的山谷中悠然自得地吃着青草。

  狼王迅速的判断出现在还不是进攻的最佳时机。因为山谷中堆积着厚厚的枯叶,一踩上去,感觉就像要下陷的泥淖一般,这必会使狼的弹跳Xing大大减弱。因此狼决不会在这样的地方与黑牯牛作战,他们起码要找到一块相对开阔而土质又很硬的地方。

  狼王决定去亲自打探一番地形。

  狼王从一个小山坡的后面慢慢露出一点头来,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正在贪婪的啃食青草的黑牯牛,它的确是太健硕了,这样的距离都使狼王从心底里感到微微发憷。但狡诈而凶残的本Xing瞬间战胜了恐惧,此时的狼王,自信有充分的准备,他要用己之长,克敌之短,黑牯牛庞大的身躯俨然不过是一具堆砌起来的行尸走肉。在智慧上的优势使他平添了无限的自豪感。但狼王决不敢有一丝的松懈,对敌人精神上的藐视并不代表战术上的松懈。狼王知道没有狼群的全力以赴就极有可能造成全盘计划的功亏一篑。

  他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山谷中有南北两个狭长的通道作为出口。两个通道看起来都是埋伏的绝佳地点,只是不知道黑牯牛吃完草后会往南走还是往北走。北面的通道开口较宽,和狼王带领众狼入山的方向一致,而南面的通道在不远处就有了一个大转弯,似乎是通向另一个山谷。

  狼王此时不可能分散有限的兵力在两个通道都设下埋伏,他只能选择其中之一。那么究竟要选择哪一个呢?正在这时一阵过山风吹过,使狼王有微微发冷的感觉,但就是这阵风同时也把狼王的心吹得敞亮起来。眼下正值初冬时节,草原正吹北风,北面的那个通道外大里小成喇叭状,必然形成一个巨大的风口,黑牯牛惧冷,应该不会往北面的那个通道走,而南面的那个通道自然往里拐的趋势,可以有效的避开寒风的侵袭,应该是一片极温暖的地方,因此黑牯牛应该选择向南的方向。

  狼王做出了在南面通道布下埋伏的决定。

  群狼在悄无声息中作着转移,而这一切,黑牯牛都被彻底的蒙在鼓里。所有的狼此时都摈住呼吸,紧张的注视着黑牯牛的动向。黑牯牛吃了很久,它庞大的食量由它庞大的身躯便可看出一斑。终于,它似乎是吃饱了,开始心满意足的舔着嘴唇,缓慢的抬起头来,向四周看了看。此时的黑牯牛,头的方向朝着北方,但当它慵懒的用鼻子嗅一嗅空气之后,便把身体扭转了过来。

  黑牯牛开始向南面的通道缓慢前行,一切都如狼王事先预料的一般。它踏步时的掷地有声,行走时不可一世的姿态,再加上那魁伟的身躯处处显示出王者的风范。

  但此时正是这种霸气,深深的激怒了众狼。

  黑牯牛已经进入了群狼的埋伏圈,但此时他们还不急于进攻,他们要等到这个庞然大物走到这段路的尽头时,从背后发起突然的进攻。这显然是理所当然而又在意料之中的事。黑牯牛在拐弯处正要转身的那一刹那,身后响起了一声悠长的狼嚎。这个声音显然不足以令黑牯牛大吃一惊,直到它发现身后冲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狼群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黑牯牛的脾气简直是暴躁透了。它对这群不速之客的突然造访显然表现的极其愤怒。一种应激的反应使它很快转过身来,低下牛头,亮出牛角,准备迎战。它已经发现眼前和周围的山坡上都布满了狼群,它觉得这是对自己尊严的最大的挑衅,它简直是气恼到了极点,从嗓子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低沉的怒吼。

  狼王此时才真正的认识了这个对手,黑牯牛的野蛮和机智超出了他之前的想象。

  狼王甚至觉得应该改变一下战术了,而实际上,即使他不这样认为,原先既定的战术也正在被无情的打乱。对黑牯牛来说,从来就没有后退或是逃跑的概念,它顽固的坚信眼前的来犯者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它就是要让他们深切的感受到一切的挑衅都是自不量力的行为。黑牯牛开始主动进攻了,他再次低下牛头,后腿深深发力,向狼群冲去。

  谁都无法从正面阻挡黑牯牛的进攻,狼群被瞬间冲出一个大缺口,在这个过程中有两匹狼惨死在巨牛的铁蹄下。这使恐惧的气氛瞬间在狼群中弥漫开来。狼在战斗中对明知不可战胜的对手不会死打硬拼,但他们往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才能判断对手是否是不可能战胜的。眼下,他们就面临了这样的问题,他们无法确定与黑牯牛战斗的结果是否只是一场毫无意义的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