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33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肉,便完成了任务,只见他瞅准时机,从黑牯牛身下猛然窜出,回到了狼群。

  黑牯牛因为疼痛而愤怒到了极点。它似乎感觉不到肚皮上已经被咬了一个大洞。现在它的眼里只有眼前的灰狼。它发疯的向灰狼奔去,似乎要将这个极其可恶的挑衅者撕成碎片。

  黑牯牛刚一奔跑,肠子和肚子就都从那柔软的腹部流了出来,流了整整一地,但此时前冲的巨大惯Xing已不可能使它停了下来。黑牯牛那钢铁般的巨蹄无情地踏在了自己那还呼呼冒着热气的新鲜肠肚上,把自己几乎全部的内脏从身体里干干净净的拉了出来,一时间,红Se的血浆,绿Se的胆汁和食包中的污秽混在一起,构成一幅惨不忍睹的画面。这时,群狼从两旁的山坡倾数杀出,毫无招架之力的黑牯牛遭受着狼群的肆意揉虐。终于,黑牯牛的喉管被彻底的撕裂了,鲜血如泉水一般向四周迸射开去。

  黑牯牛发出最后一丝低沉而屈辱的哀喉,如城墙一般的身躯轰然倒地。

   bookbao.com 想看书来

天狼伏(十三)

冬季的雪原是苍白而孤独的世界。这天,这雪,这狼。一个游走在世间的边缘部落,一个慨叹着苍生的孤寂魂灵。

  狼是一个悲情的种族,对于悲情,狼永远有自己的理解,悲情不是悲观和消沉,而是一种最敏感,最丰富的心理体验。它抛弃了一切的喧嚣和浮躁,用一种糅合了理Xing的感Xing进行思考,因此悲情是深沉而又底蕴深厚的。

  苍白的寒冷仿佛吟唱着一曲暮晚的悲歌。狼王在一天天衰老下去,对此狼王心知肚明,特别是在上次被黑牯牛狠狠的揣上一脚之后,这种感觉就愈发强烈起来。他觉得自己无论是在体力上间或是精神上都十分的憔悴不堪,连思考都变得一天比一天吃力起来。他觉得眼前的世界没有以前那么清晰了,并时不时的还会有幻觉出现。他觉得这是死神对自己的召唤,他开始觉得很多事都不顺心甚至烦躁起来。不过总算有一件事还令他感到欣慰,他觉得自己经有了一个合格的接班人,这就是灰狼。此时的灰狼已在狼群中树立了无法撼动的威望,并被自然的看作老狼王的最佳继承者。

  此刻的狼王,是自知之明的,他萌生退位的念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日子以来,他觉得自己是在用透支自己的体力和精神来支撑着那具本已十分衰老的躯体。有时候,狼王觉得自己只剩下了一副躯壳,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但在同类面前,他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力不从心的迹象,这不仅仅是身为狼王的责任,更是身为狼王的尊严。

  狼王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认为和有一天因为自己无法胜任狼王的职位而被赶下台的悲惨结局比起来,主动地离开无异于一种最明智的选择。他把这个意向首先透露给了女婿,这多多少少令对方感到有些意外。尽管灰狼一直在为这个目标竭尽全力。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悴不及防。

  老狼王不希望女婿的即位会被认为有世袭之嫌,但他对此显然是多虑了,灰狼作为狼王的继承人显然是众望所归。所以当老狼王确信这一点后,便觉得没有什么牵挂了。

  那一个寒冷的夜晚,一颗流星在夜空中黯然划逝,消失在茫茫天宇之中。

  第二天那个风雪茭加的清晨,狼群在后山坡上发现了老狼王,大雪几经几乎淹没了他的尸体,僵硬的化成了雪原上的一片土。

  也许对于大多数的生灵来说,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总是悄无声息。也许他已充分领略了生前的一世纷扰,便选择了一种近乎完满的方式离开了这片土地。

  狼族的一个时代就此结束了。

  

天狼伏(十四)

灰狼成为了无须加冕的新狼王。

  狼不会过于怀旧,无论这旧时曾经是一场辛酸或是浪漫。逝去的在新生的面前永远显得微不足道,因此纵然是对德高望重的老狼王的祭奠,也只是一场凛冽寒风和漫天雪花茭织的葬礼。

  狼的生活依旧一天天平淡的进行着。呣狼结束了自己几年的寡妇生活,和雪狼走到了一起。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黑背的死避免了一场本不可避免的悲剧,或者说,这场悲剧提前上演了,只不过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婴孩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但是以一种狼的思维方式,他是绝不会把呣狼和雪狼的结合与黑背的死联系在一起的,尽管前者的必然是建立在后者偶然的基础上的。

  在这个严寒的冬天。寻找食物依然是狼永恒的主题。狼族已经断粮好几天了。这年的黄羊似乎特别的少,或者说都跑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总之,狼群的收获甚微。狼的耐饥饿能力是惊人的,有时候,靠青草和雪水充饥,往往能挣扎一二十天的时间。但狼毕竟是狼,在冰冷和饥饿面前仍然是不堪一击的血肉之躯。

  终于,一头极其衰老的狼终于耐不住这严寒和饥饿在一个深夜死去了。他蜷缩在山洞的一侧,全身的毛在寒风的吹拂下微微抖动,他眼睛微闭,神态十分安详,看起来如睡着了一般。一只狼走到了他的身边,用鼻子在他的身上仔细的嗅来嗅去,然后只是用前蹄轻轻的一推,那具已经僵硬了多时的躯体便顺着山坡滚落了下来,坠落在同样僵硬的地面上,发出一丝清脆的响声。这丝不大的声响瞬间在狼群里引起了一场不小的S动,每一只被饥饿深深伤害了的狼在看到这具同伴的尸体时,眼神里都透出了一丝异样的目光。

  所有的狼都把目光投向了新的狼王,这似乎是对新主的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