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3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至觉得自己是这个群体中的怪物。这也正是他一直努力着去融入这个群体但却在心里上不断自我排斥的根本原因。婴孩看到人,尽管离的很远,但却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认同感。

  当然,他很快从这种情绪中逃离了出来,因为呣狼在一旁开始催促他了。这个羊倌此刻正在马上打盹,他看起来年级不大,对自己的职责显然也不够尽心,或许任何人都不能在面对放羊这样无聊的工作时集中起自己的精神来。呣狼此时则是一幅涉世很深的姿态,她紧紧地盯着羊倌的一举一动。最终她判断,羊倌已经完全的沉醉在睡梦中了。

  呣狼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她一边嘱咐婴孩待在原地不要乱动,一边悄悄的潜入了羊群。呣狼是不敢直接冲入羊群的,因为那样会引起羊群的S动,进而就会被牧羊犬发觉。一旦那样的话肯定凶多吉少。

  狼不愧是最狡猾的动物,总是能在瞬间想出绝妙的主意来。呣狼早就看到羊群的不远处有一小块儿下雨时被冲刷出的小洼沟,沟旁长满了一排鲜嫩的青草。她瞅准机会一溜烟的小跑过去,潜伏在里面,把身子翻将过来,四肢朝上,静静的等待着。

  不大会儿,便有羊发现了这边的美食。呣狼紧紧地盯着自己上方的这一小片天空,当她发现有一只小羊在往里面探望时,便一口咬断了羊的咽喉,接着便拖着羊的尸体向婴孩的方向遛去。羊注定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动物,其它的羊看见被狼叼走的同伴,不仅毫无反应,甚至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感觉。羊群中一片平静,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呣狼返回原地的时候,却发现婴孩不见了。这样的情况下,呣狼不可能通过嚎叫来与婴孩取得联系,因为空气中任何一点轻微的狼声都会被牧羊犬瞬间识破。呣狼只好谨慎而小心的四处张望。

  突然,她在羊群一侧的洼地上发现了婴孩的背影。而此时婴孩距离羊倌的距离只有几丈远。但显然,无论是羊倌和牧羊犬都没有发现他们眼皮底下的这个小小的怪物。

  婴孩此刻正在用一种无限好奇而渴望的目光注视着羊倌。本来,他是打算遵从呣狼的指示,安静地呆在原地,但羊倌的方向似乎有一种无形而且不可抗拒的力量吸引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仿佛一时间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危险,只觉得羊倌的身上隐藏着自己一直想要获知的秘密。

  婴孩和羊倌此刻离的如此之近,以至于呣狼可以把他们轻易的拉在一个视线内。这幅画面令呣狼震撼了。长久的共同生活已经让呣狼忘记了婴孩原本是一个人,直到她此时看到婴孩和羊倌在一起对比的情景时,终于再次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伤痛。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容忍一个人类的血脉,但她的确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做后悔过。她甚至开始想象着人类一旦发现了这个孩子该会作如何的处置,他们能重新接受他吗?

  这种复杂的情感很快被本Xing的焦急所取代。因为她知道婴孩是属于她的,她负有保护他的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此刻的他正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这样的距离,这样的情境。呣狼根本是无能为力。她简直心急如焚了。

  故事最后还是在虚惊一场中结束。

  婴孩回到了呣狼的身边,那个可怜的羊倌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抬起一下头来,他看来是过分的信任身边那条和他一样呼呼大睡的牧羊犬了。

  而那次也是婴孩第一次吃绵羊肉,美食的诱惑让他似乎忘记了刚刚的疑惑和思索,也许是刻意的忘记吧,他吃的很凶猛,很疯狂,好像在用力的发泄着什么。

   www.bookbao.com

天狼伏(十五)

婴孩的思绪从回忆中被拉了回来。此刻,婴孩的眼中是一个他所无法理解的世界。他只知道这条长长的游动的黑线让他感到由衷的恐惧。

  这是一个浩浩荡荡的狩猎队,最剽悍的烈马,最凶猛的猎犬,最狡猾的猎手。在这个浩大的队伍中,只有一位主角,而其他的一切都注定只是他的陪衬,一排排迎风飘扬的旌旗显示着其与众不同的高贵身份。主角的座驾行走在队伍的中间,这是一个以八匹马作为动力,马轿周围以狼皮包裹,顶棚扎有锦缎的豪华战车。在Se泽单调的草原上,它显得妖娆多姿,分外耀眼。

  队伍前行的很慢,而且有越走越慢的趋势。最后,整个车队在雪地上停了下来。

  婴孩此刻正趴在一片雪坡上,惶恐而好奇的盯着眼前的一切。他看见一个庞然大物从雪地上瞬间拔地而起,而后不断的有人从其中的一个开口处进进出出,好像在搬运着什么东西。而当这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主角终于露面了,他头戴紫貂皮帽,身穿狼皮大衣,一身风雪打扮,在两个侍从的搀扶下,缓慢的向大帐走去。

  此时的雪正下得紧。

  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把整个雪原烧成了一片映天的红Se。烤羊腿的香味在草场上用力的飘散。寒冷几乎使这种扩散的势头凝固了,但仍有微弱的一股飘到了婴孩的鼻子里。这是他从没有感受过的味道。那一些似曾相识的羊膻气早已被浓浓的佐料和烈火的炙烤所驱散。但这种味道分明深深地刺激了他的味蕾和全身一切与消化有关的器官,他感到嘴角有一股不自觉地液体流出,胃肠也因为过分的收缩都有了微微痉挛的感觉。在这漫天冰雪的孤寂中,婴孩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无助感。

  此刻,他所需要的仅仅是一片没有风的洞岤和一条鲜美的羊腿。

  他控制不住自己向着火光一步一步挪去,尽管他对那玩意儿有一种本能的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