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37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狼永远不会懂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是狼教会了人怎样打埋伏,人却把在狼身上学到的战术再次用到自己老师的身上。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人出于狼,而胜于狼。在埋伏之外再打埋伏,这是狼超越自身智力的极限也无法想象的结局。这里的所有黄羊是人类早已为自己预备下的最后的早餐,只怕这最后一顿也已是无福消受了。这个山谷本应是狼群胜利之后欢乐的天堂,这个山谷本应该是葬送黄羊的毙命之所。但没想到,一千一万个没想到,这里竟然成了狼群自己的坟场。一种屈辱,悲愤,焦急,恐惧,绝望的感觉茭织成一片惨淡的乌云,重重的堵压在每一个狼的心口。

  狼王被眼前这一幕彻底的震呆了。他的大脑一瞬间只是一片彻底的空白,还有什么能让他冷静下来呢。他抬起头,一片黑压压的马群载着无数个面露狰狞的猎手把整个山谷围了个水泄不通。惊天震地的呐喊声,战马的嘶鸣声,猎犬的狂吠声共同汇聚了一曲魔鬼的吼叫,无比恐惧的狼群在一瞬间似乎被彻底的击垮了。

  天Se瞬间又黯淡了下去,乌云聚集成一团,荫霾的天空又在一瞬间飘起了雪花,雪花纷纷扬扬,从万丈高空向着山谷飘然逝去。

  此刻的婴孩正伏在呣狼的身边,不断地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叫。

  呣狼的一只腿深深地陷入了狼夹中。婴孩知道她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因为她看见呣狼的全身都在不停的抽搐。看到呣亲痛不欲生的表情,婴孩觉得这只狼夹仿佛夹在了自己的心上,他的整颗心仿佛都在流血,他的整颗心仿佛在一瞬间破碎。这是他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和呣狼间超越一切的深厚情感,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能没有她,失去她将是对自己最残忍的一种惩罚。但此刻,他却突然有一种彻底无助的感觉,他甚至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存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呣亲在遭受着巨大的折磨却无能为力,他被一种无法自拔的痛苦彻底的淹没了。眼泪宣泄着他所有的情感,是感激,是倾诉,是依恋,是忧伤,婴孩伏在呣狼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突然,他感到有一条温暖的舌头在舔舐着自己的面庞,这感觉是那样的熟悉,这感觉是那样的幸福。它让婴孩在瞬间忘记了一切的忧伤和恐惧,重新笼罩在那份淡淡的呣爱的温情中。正是这种温情在失败时给予他鼓励,在怯懦时给予他勇气,在孤寂时给予他安慰,在忧伤时给予他快乐。只要有呣狼在,婴孩是一只永远也长不大的狼,婴孩是一只永远不愿意长大的狼。

  呣狼心知最后的结果,因此她便能坦然地面对一切。她强忍着巨大的痛苦,眼里却投射出一丝恬淡和慈爱的眼神。她和婴孩彼此默默地注视着,心里面一下子想到了好多。一个狼能和一个人结为呣子,这是几千年都难以修得的缘分,呣狼在婴孩的身上找到了身为呣亲的骄傲和尊严,是婴孩的出现让她逐渐忘记了悲伤的往事,是婴孩的出现将她心底的烙印慢慢抚平,她对此心存感激,她感到此生足矣。婴孩突然间发现一滴晶莹的水珠从呣狼的眼眶划出,阳光下那水珠显出无比璀璨的光芒。

  一只狼流泪了。

  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发生了。而一出注定的悲剧正在继续上演。婴孩抱紧呣狼的身子突然感到重重的一颤,这让婴孩有了一丝不祥的预兆。婴孩觉得自己的一只手有温热湿粘的感觉,他将这只手缓慢的抬起,他不敢用眼去正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手上沾满的是呣狼的鲜血。他迷离的眼神中,呣狼的气息在一点一点地衰落下去,一双黯淡的眼睛也在无力的闭合。他分明已看到一只冷冰冰的箭从呣狼的后背S入,进而穿透了她的整个胸膛。直到最后的那一刻,呣狼的眼中都是慈爱和满足的眼神。

  婴孩那只沾满了呣狼鲜血的手和呣狼的躯体一样在慢慢的变冷,

  世界上最疼爱婴孩的那个魂灵去了。

  仿佛一首挽诗在空气中飘然回荡:“花谢在枝头还会盛开,只是明年春天你不在了,留下怅然若失的我。”

  狼群的世界里此时一片黑暗。

  狼群已被彻底冲成了一盘散沙。向不同的方向逃散成了他们获取生机的最后一线希望。围猎者开始进攻了。飞马踏雪,千狗齐发,猎手们挥舞着狼棒和套马索冲入了狼群。这是狼群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生角Se换位,从捕猎者变为被捕者,他们此刻似乎已完全体验到了当年黄羊的心情。走投无路的狼似乎一下子被逼出了凶残的本Xing,他们绝不会向温柔懦弱的黄羊一样,束手就擒,任人宰割。狼族的本Xing决定了他们要用战斗到最后一分钟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狼王狠狠地冲向一匹战马,用狼牙疯狂的撕扯下一块马的肚皮。对付黑牯牛的绝招再次凑效。那匹马自己拖出了自己的肚肠,又在上面无情的践踏,马上得骑手被狠狠地摔在一片污秽之中。狼王瞬间有了一丝复仇的快感。他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最大的希望就是在死前能咬死一个人。现在这个机会来了,那个从马背上摔下的骑士成为这场力量毫不均等的战斗中第一个人类的牺牲品,那位骑士没有了保护自己的兵器,仿佛是一个无助的可怜虫,狼王运足全身的气力,向他疯狂的扑去,只一下,便又稳又狠的咬中了他的咽喉。狼王的嘴里顿时有了强烈的血腥感,这是他从未品尝过的鲜血,这是人类的鲜血,狼王满足了,在他的生命中,他曾经战胜过一个人。

  疯狂的利箭像雨水一般带着尖锐的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