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39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远的风吹来,涤荡了劳伦斯心头数月的风尘。几个月的旅途,让他的心里一直被某种无形的东西深深压抑着,此刻,他感到了心胸久违了的开阔。这里远离了喧嚣和凌乱,翡翠一般的草原,白云一样的羊群,美丽的落日,悠扬的马头琴,这一切的一切,让他忍不住想放声高歌起来。

  这片草原太大了,大的如同沙漠。穿行其中,伴随着孤独和苍凉的是无限的遐想和那颗久违了平静的心。这份难得的闲逸一度让劳伦斯沉醉其中,但他没有忘记此行的那个特殊使命。

  于是他一路都在打听。打听那个五岁时就来到中国,长着蓝Se的眼睛,金Se的头发叫做查理的男孩。

  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因为那些被询问者在听到男孩的名字后都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注定是一场艰辛的寻觅。最后一刻,他几乎放弃了继续努力的希望。他甚至觉得这个男孩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再寻找下去也不过是一场徒劳的无功之举。

  他的这个想法直到有一天他来到黑帝寺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寺里的一位老僧接待了劳伦斯。老僧告诉他,三年前,一位老人失去了自己的妻子,而后他便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了寺里。那位老人据传就是很小的时候来到草原,有着金Se如阳光一般的头发和蓝Se如湖水一般的眼睛,只不过他的名字不叫查理,而叫哈斯巴根。

  在寺院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在一棵古老的大树下,在一个光线不是很充足的小屋里,劳伦斯见到了这位老人。

  你是查理吗?

  许多年了,差不多整整五十年了,老人没有听到这样的称呼,他甚至只是觉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自己的阿爸才这样称呼过他,不过这一切都早已如云雾般彻底的消散在了他的记忆里。

  许久,老人才缓缓的转过身来,漠然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有着和他一样金Se的头发,蓝Se的眼睛。

  你好,我叫劳伦斯,请问你的父亲是叫伦蒂尼吗?

  仿佛一道闪电划过老人的脑海。伦蒂尼,父亲,从他能回忆起的岁月中,他就似乎没有称呼过这样的名字。他的父亲叫巴图,然而他依然清楚的记得巴图之前的那个名字就是伦蒂尼。

  随后的一席谈话印证了劳伦斯的判断,眼前的这位老人就是他要寻找的查理。

  查理,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虽然这样可能让你很不习惯。

  不,我很乐意你这样称呼我。劳伦斯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已经等你等了很久了。

  你这么说,我听不明白。

  哈斯巴根注视着身旁的小木盒。一缕阳光仿佛从天顶处洒落下来,照射在盒中那聚拢在一起的沉睡的雪莲上。而那雪莲也仿佛在一瞬间焕发了生机,以最骄傲的姿态绽放了。老人望着雪莲,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我想你的心中一定藏着我的秘密,而你前来,也就是想把它告诉我。

  上帝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竟能猜中我的来意。不过,你只猜中了一半。

  那另一半是什么?

  我不仅要告诉你关于你的身世之谜,我还要把你带回英国,带回你的故乡,因为那里有等待着你的亲人。

  一阵良久的沉默,老人缓缓的开了口。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此生注定是属于草原的,所以我要终老于此了。这是缘分,你也不必强求。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很久,所以请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吧。

  好吧,劳伦斯轻叹了一口气,开始了他一段长长的回忆。

  bookbao.com

天狼伏(十七)

故事要从伦敦塔谈起。

  公元1066年的一个雁影横空的清秋。沉寂无声的英吉利海峡上突然鼓角争鸣,杀声四起,一片浩浩荡荡的白帆满载着累累炮声向英国驶来。

  在苏格兰的东南部海岸,一支气势汹汹的队伍正在向海岸上的桥头堡发起潮水般的进攻,堡内守卫的士兵在敌人猛烈的枪炮下一个个倒了下去。

  很快,这座形同虚设的堡垒就被敌人进攻的海啸彻底冲垮了。

  消息传到国内。当时的英格兰国王哈罗德也对这个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感到万分吃惊。其后,他亲自带领大军去迎击来敌。而那是一个注定让整个英国悲伤的一天。哈罗德横尸阵前,他手下的军队也全军覆没。

  随后,这支军队更加气势如虹,一路摧城拔寨,最终攻下了整个英伦三岛。这支神勇的军队来自和英国隔海相望的法国,而它的领军者就是后来成为英国第一位诺曼底国王的威廉一世。

  年轻时便豪气凌云,以澄清天下为志的威廉终于征服了英格兰,实现了他平生的夙愿。就在当年的冬天,威廉在伦敦的西敏寺加冕称帝,史称威廉一世。即位后的威廉一世尽管充满了征服欲被满足后的胜利感,但他对能否真正征服这个民族和这里的人民仍然感到忧心忡忡。在一块由异族人统治的土地上,他很难给自己的心灵找到一块有着足够安全感的绿洲。为了给自己的心灵上构筑起一道安全的屏障,在加冕之前,他下令在泰晤士河畔修建了一座宫殿式的堡垒,一旦英国发生兵变,他便可以从这里通过海路逃回法国。

  这座堡垒便是伦敦塔。威廉的到来给英国人的血液中注入了征服者的野Xing,在世人的眼中,这座堡垒往往被认为是大英帝国崛起的象征。但在英国人的心目中,伦敦塔还以它独特的含义而闻名。因为时过境迁,伦敦塔已非昔日君王的栖息之所,已然变成了一座监狱。

  我们的故事由此才刚刚开始。

  1542年的一天,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