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4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南M苑矫挥锌吹阶约焊崭帐谋砬椤

  皇宫的后花园里,有一座掩映在芳草碧树间的小屋。那是亨利为客人们准备的一间休息室。此刻,小屋中正躺着詹姆斯,他喝醉了,醉的很深。或许他是有意如此吧,因为他喝醉时的表情挂着莫名的失落和痛苦。他痛苦,也许是因为他在等待着一个似乎永远也不可能等到的人。

  从詹姆斯跌跌撞撞的被随从搀扶走以后,从詹姆斯的身影在凯瑟琳的视线中彻底的消失了以后。她就一直感到彷徨,失落,坐立不安,这甚至让她的气Se看起来都黯淡了许多。

  你是不是不舒服?亨利在一旁冷冷的问道。如果不舒服的话,你可以回寝宫了。亨利对这样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坐在自己的身边早就感到了不耐烦。

  凯瑟琳慌忙起身,她似乎早就在等待亨利的这句话。

  她匆匆的向后宫走去。当她路过花园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迫使着她停下了脚步。不远处的那个林间小屋,此时好像焕发着无限的魔力,那魔力笼罩在她的心头,让她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得急促了起来。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一步步向着小屋迈进。在离小屋还有几十步远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她觉得自己的脑海中突然划过了一道闪电,这甚至让她无法理解自己刚刚的行为。她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转身慌乱的逃去。

  凯瑟琳,身后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詹姆斯的声音。凯瑟琳回过头,只见詹姆斯正倚在小屋的木门旁,表情中满是渴盼的火焰和苦涩的无奈。

  不可能发生的最终还是发生了。此刻,所有的清规戒律,所有的礼仪廉耻都被凯瑟琳彻底的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和詹姆斯尽情的享受着T情的愉悦,那是一种疯狂到云端的意乱神迷,那是一种炽热到熔化彼此的巅峰快感。凯瑟琳那颗被压抑到极点的心此刻因为彻底的放纵而释放了。

  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接下来便是第三次。

  当然总归会有最后一次。

  伦敦塔里,凯瑟琳度过了自己人生最后的岁月,直到有一天这个孤独的灵魂在塔中香消玉殒。

  凯瑟琳死后,那个孤寂的冤魂似乎一直不愿离去,在她生前居住的寝宫汉密尔顿宫,常常有人在夜晚看到她孤独的影子,煞白的长袍,荫风灌满她的袖口。

  时光斗转星移。二百年后。一座苍老的城堡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

  葬礼的主角就是城堡的主人---李斯特公爵。他的夫人就是当时英国国王的妹妹安妮公主。李斯特公爵在死前的一个月曾经去过王宫,被安排在了汉密尔顿宫下榻了一宿。

  第二天,当公爵回到城堡,就一直感到心神不宁,他的嘴里在不停的念叨着:狼人,狼人。有时,他的眼睛会突然睁得很大,脸上浮现出极恐怖的表情。从此,公爵便如中了邪一般,并且大病不起。后来,公爵就很快的病入膏肓了,在他临死的时候,嘴里还在喃喃的说道:狼人是不祥之物,你们千万不要见到他。

  家人无法得知那天晚上,李斯特公爵究竟在汉密尔顿宫见到了什么,但有关狼人的恐怖却从此笼罩在了家族每一个人的心头。

  时间一晃而过,公爵最小的儿子---莱斯特,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莱斯特酷爱艺术,因此他来到了艺术之都巴黎,并在那里成为了一名炙手可热的舞蹈演员。

  后来,莱斯特在巴黎结识了一位来自罗马尼亚的女孩。她是佩特莱斯库公爵的女儿琳达。两人很快坠入爱河。

  有一天,琳达问莱斯特:

  亲爱的,你听说过有关我父亲的城堡图斯拉姆宫的传说吗?

  没有听说过,亲爱的。

  在罗马尼亚,流传着吸血鬼的传说。有很多人说他们见到过吸血鬼,他们把这些吸血鬼描绘成长着狼头人身的怪物。而后来有人跟我说,这些吸血鬼就与我父亲的图斯拉姆城堡。我的祖父在城堡里处决了一批战犯,后来他们便成了吸血鬼。

  莱斯特的表情突然一下变得非常难看,嘴角也因为紧张在轻轻的抽搐。

  亲爱的,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哈哈哈哈,琳达突然大笑起来,那笑声令莱斯特从心底里发毛。

  看把你吓的,我从小就长在那个城堡里,可我从来没有见过吸血鬼是什么样子。

  莱斯特突然感到心里有不快的感觉,他知道这实际上是难以抑制的恐惧,他怕谈及一切和狼人有关的话题,不管在别人看起来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总之,他十分的害怕。他强迫着自己稳定下来慌乱的情绪,一遍遍的告诫自己这只是和自己毫不相gan的玩笑。

  后来,莱斯特和琳达结了婚。他们在蜜月的时候回到了英格兰。按照李斯特家族的规矩,莱斯特应该先独自回家祭奠父亲的亡灵,而琳达则被留在了王宫。

  那一天晚上,琳达被国王安排在了汉密尔顿宫下榻。然而对此,莱斯特毫不知情。

  那天夜里,莱斯特感到心神不宁,他仿佛隐隐约约的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似乎无法克制自己狂躁不安的情绪,只是在屋子里不停地踱来踱去。

  后来,他走到了窗口,窗口下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那天晚上是一个明亮的满月,月光铺满了整个庭院,这使得园中的一切清晰可见。突然,让莱斯特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在眼前,他发现花园中间的桌子上竟然躺着一个女郎,月光下,那个女郎竟然一丝不挂,全捰的沐浴在如牛氖一样白皙的月光中,而此时,月Se也清晰的勾勒出了她身体那充满诱惑的凹凸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