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和马镫开始向外走去。刚推开包门的皮帘子,便被迎面的刺骨寒意激得微微打了个颤。他犹豫的站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向远方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周围干燥的空气。最后,他还是转身回到包内。“今年这天冷得咋这么快,材料又备的这么少,怕是有不少羊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厨柜里拿出一个铁皮罐子,用手蘸了些獭油往脸上抹了抹。

  赛罕其其格报了两条狼皮套腿走了过来。“快把这个换上,咱阿爸一到冬天就离不开它。在外面一待就是一整天,冻寒了腿可不成。”哈斯巴根憨声答应着,放下手里的家伙什,将两个狼皮筒子套在腿上。这两个狼皮套腿是当年赛罕其其格出嫁时,乌木老人陪送给女儿的嫁妆。乌木老人年轻时落下老寒腿的病根,一到冬天就抽抽得发疼。那年,猎手扎木比从围猎缴获的狼皮中选了两条最大的筒子做了两个套腿送给老人,从那以后,天冷得时候,老人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它。老人把这贴身之物陪嫁给女儿,一方面是表示对女婿的重视,一方面也是有意想考验一下这个年轻后生。果然,婚后不久,哈斯巴根便一个人骑马去了山里。两天后,他拖着两条大狼皮筒子去了乌木老人的包里。这两个筒子比老人送给哈斯巴根的那两个更大,毛Se也更鲜亮。老人自然是乐呵呵的收下,对女婿的勇猛,孝顺和善解人意十分满意。

  一切收拾停当,天也刚朦朦发亮。哈斯巴根从马圈里牵出那匹乌穆朱沁大青马。赛罕其其格已在夜里给它下足了料。此时,它精神抖擞,欢快的甩着马鬃,有节奏的在原地轻踏着马步,鼻孔里不断的喷出大片大片的白雾。哈斯巴根上紧了马嚼和马镫子,又轻轻地拍了拍马头。等这老伙计做好了热身,他便一下攥紧马缰,翻身跃到马背上,只稍一挥马鞭,那马便发出一阵轻快的嘶鸣,驮着主人向茫茫的雪原飞奔而去。

  阳光穿透薄薄的云层照射在茫茫的雪原上,反射在雪地里白Se的亮光让人感到睁不开眼睛。暴风雪经过了几天的肆虐似乎也没了脾气,暂时的偃旗息鼓下来。低矮的云层下面,不时有老鹰在缓缓的盘旋,希望能从雪地里发现出来觅食的野兔或黄鼠。远处湖边的苇子里,不时窜出一片沙鸡的叫声,使这死寂的冬天里透出几缕难得的生机。

  这片草地已经几乎被大雪完全覆盖了,所以哈斯巴根和几个年轻的猎手策马向北奔去,希望找到一片新的可以放牧的草场。后来,他们来到了大青山的脚下,这里的景象让他们惊呆了。这里的迎风坡上,草长得特别旺盛,积雪大多已被北风吹到山的背面去了,因此这里的雪很浅,草是嫩嫩的绿Se,如同白玉上面的翡翠,浓郁的几乎要流溢出来,和身后的雪峰遥相呼应,透出一股圣洁的美丽。哈斯巴根在心中默默的慨叹:这里不愧是伽蓝降临的神地,真是太美了。

  所有的猎手都高兴的欢呼了起来。大青山这片丰美的草地在他们的眼中成了拯救生命的天堂。只有哈斯巴根知道,这是天狼神的恩赐和庇护,他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傍晚时分,哈斯巴根回到了家里。赛罕其其格正在给牲畜下料。她弯腰的样子显得有些吃力。哈斯巴根赶忙上前去帮她切草。“你肚子里怀着咱们的孩子,别太累着。这个小哈斯巴根这回咱得保住。”赛罕其其格从哈斯巴根手里接过切好的草,又往槽子里添了一把料。“我身子骨什么样心里明白着呢,不碍事,那个娃留不住那是他自个儿的命。那是腾格里在唤他呢。我看这个娃儿准保没事儿。”哈斯巴根看着赛罕其其格那幅倔强的神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赛罕其其格具备一个典型的蒙古族妇女的勤劳,豁达和倔强的Xing格。没出嫁的时候,她是整个草场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场子里好多年轻的马倌,牛倌,羊倌都对她倾慕不已,可是从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轻浮和造次过,他们都知道要想赢得赛罕其其格的心,只有让自己成为整个草场上最勇敢的猛士。

  在哈斯巴根的心里,能够迎娶赛罕其其格一直是他感到最幸福和骄傲的事情。这个美丽的蒙古女人不仅做皮件,放养牲畜是把好手,就连骑马,狩猎这样男人的运动也毫不含糊。有一件事,哈斯巴根每次想起都觉得记忆犹新。

  那一年,赛罕其其格刚满十四岁,正赶上草场上一年一度的围猎捕狼。那是一个没有星光的夜晚,牧民们打了一夜的埋伏,总算把狼群赶进了三面环山的虎口坝子,而后他们便把缺口围了一个严严实实。

  围猎开始后,草场上所有年轻力壮的马倌都手挥套马索,携着一根狼棒冲进埋伏圈。而老人,妇女和小孩们在外面围了一个大圈,她们一个个都轮圆了胳膊大声喊着:“霍勒登,霍勒登。要奥,要奥。”,仿佛是助战的军鼓,为场子里的猎手们呐喊助威。一时间,只听得场内杀声震天,马蹄声,狼嚎声,猎手的吼叫声混作一团。

  恼羞成怒的狼群向着不同的方向展开突围,幻想着从某个薄弱的环节寻到突破口。狼果然是最会打仗的动物,即使身陷囹圄,也绝不会失去理智。他们为了整个群体的利益会采取一种分散敌人注意力的策略,几只本来聚在一起的狼稍稍茭换了一下眼神,便如商量好一般迅速向不同的方向跑去。只见它们有的往山坡上跑,有的往外围冲,有的在场子中间与猎手周旋。

  突然,有一只头部中彩的大狼发现了在赛罕其其格的方向有一个缺口。围场的战线拉得太长,而在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