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7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下完了料,便对她说道:晚上你给我准备两份酥油糌粑,明天我要去鬯录漓氚帧?

  第二天正是月中的十五,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哈斯巴根来到黑帝寺后的一个小山坡上。这里相隔不远的地方立着两个小小的坟冢。其中的一个便安眠着哈斯巴根的阿爸巴图。

  巴图老人的坟冢已被大雪完全覆盖,只有坟头还立着几棵枯草,随风摇曳,显出几分寂寥和沧桑。哈斯巴根将供品摆上,又在坟前倾洒了一杯清酒。而后久久立于坟前,双眼凝视老人的魂归之所,脑中却浮现出了一幕幕往事。

  五岁的时候,四处漂泊的哈斯巴根和父亲来到这片草原。他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带自己来到这里,但自从他们来到了这里便再也没有离开。

  有一天,哈斯巴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梦见自己和父亲一起进入了一座冰冷的雪山。在山谷中,他们发现了一老一小两只狼。

  狼发现了人,便向着山坡拼命的跑去,哈斯巴根和父亲就在后面使劲儿的追。那个雪山真高啊,冰冷的寒光总是让他们看不清方向。他和父亲就这样不停地的追啊,追啊,追了好久好久,总算在山顶追上了那两只狼。

  这是一座又高又陡的雪山,在哈斯巴根的印象里,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山。山峰仿佛刺透了天空,到处飘浮着如同冰一样透明的云,空气里是一种冷的透心彻骨的感觉,哈斯巴根觉得自己里里外外都结成了冰。

  两只狼已经被他们逼到了悬崖旁,而它们的身后便是万丈深渊。此时的呣狼,用一种焦灼和绝望的眼神盯着眼前的两位不速之客,它身旁的小狼也因为极度恐惧而蜷缩在呣狼的肚子下面,身体却在不住的瑟瑟发抖。

  山顶上刮过一阵刺骨的冷风,让人和狼都重重的打了一个冷颤。但随后,一个更加冰冷的箭头缓缓的指向了呣狼的头颅。呣狼的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人不易察觉的惊慌,它俯首看了看身下的小狼,然后又一次抬起头,以一种乞求的目光盯着瞄向自己那冰冷的箭头。哈斯巴根第一次看到到狼竟会有这样的眼神,是那样的无助和绝望。

  父亲的手此时已经拉动了箭弦,并在微微发力。突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眼前的这条呣狼竟然屈起一条腿,在那个即将离弦的箭头前面跪了下来,这是一段令人无法呼吸的沉默,连时间仿佛都在顷刻间凝固于此了。

  只是拿根箭弦却似乎绷得更紧,寒风中,它似乎要一触即断了。

  哈斯巴根万万没有想到,这最最高贵的狼,这视尊严比生命还要重要的狼,这死也不肯低头的狼竟然在猎人的弓箭前跪了下来。

  呣狼轻轻的低下头,深情而又哀婉的看着身下的小狼。哈斯巴根似乎突然明白了,这并不是一只贪生怕死的狼,她之所以这么做,完完全全是为了身子下面的小狼,她只是希望眼前的这个猎手能够放小狼一条生路,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逃离出自己的视线中,而她自己任杀任剐都在所不惜。

  哈斯巴根的心被重重的振颤了,即使在梦里,他也能真切的感受到这种振颤似乎穿透了自己的灵魂。这只呣狼冒着被同族耻笑的下场,背负着身为狼类最大的耻辱,做出这样卑躬屈膝的举动,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

  哈斯巴根的心被深深地征服了。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呣亲,在他的记忆里也从来没有呣爱这个概念,可此时的他却被一种惊天动地的情感所深深地折服了。

  阿爸,我求求你,咱们放了这两只狼吧,这可是两只神狼啊,求求你啦。

  哈斯巴根带着一丝哭腔向父亲苦苦哀求,父亲侧头注视了儿子,表情是那样的冷漠。短短的几秒钟,他的手也曾微微松开了箭弦,慢慢放低了箭头。但随即,他又扭过头去,重新把箭头的方向指向了呣狼。

  呣狼彻底绝望了,她收起那只屈下的腿,坚定地站了起来,再次抬起它高傲的狼头,眼睛里满是轻蔑和愤恨的目光。突然,呣狼抡起后蹄,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山谷中传来,小狼被狠狠的踢下了万丈悬崖。随后,呣狼也掉转身去,纵身一跃,追随小狼刚刚落下的方向飘然而去了,只是没有一丝声音。

  哈斯巴根和父亲呆呆的站在山顶,眼前的一幕令他们呆若木鸡。这个时候,哈斯巴根感到脚下的冰山正在不住的颤抖,远处的冰面上突然间出现了一条大大的裂缝,而这条裂缝正在向着他们飞快的延伸过来,进而,哈斯巴根听见耳边一声惨叫,转身过去,看见父亲竟然从那个巨大的冰缝中掉了下去。哈斯巴根绝望地大叫一声:“阿爸。”

  哈斯巴根从梦中惊醒过来,浑身早已一身冷汗。

  第二天早上的晨曦让哈斯巴根那颗仍感惶恐的心稍稍安定下来。他听到蒙古包的外面有马叫的声音。哈斯巴根冲出包外,发现父亲正在把一个装满弓箭的皮囊挂在马鞍的下面。父亲告诉哈斯巴根,他要去山里打狼,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哈斯巴根的脑海中突然如被雷击一般,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满了他的心头。他想起梦里那刻骨铭心的一幕,他无法忘记父亲在掉下冰缝时自己撕心裂肺的呼喊和从梦中醒来时那种空虚无助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父亲。但是眼泪和叫喊无法阻止倔强的父亲。最终,父亲骑上大青马,头也不回的向大山的方向奔去。

  哈斯巴根的不祥预感变成了现实,父亲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哈斯巴根成了孤儿。

  后来,乌木老人收养了他。乌木老人喜欢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