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天狼伏 > 第9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仙也不例外。

  伽蓝面含微笑,轻轻颔首,用一种爱怜的目光看着哈斯巴根,

  你应该已经听说了我被贬下届的故事,想来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虽然耗尽千年的功力把冰和火的心石融在一起,却仍然难逃天条的处罚。其实很多事情,神和人是一样的。没有对或者错的区分,有的只是经历和尝试。

  伽蓝。哈斯巴根怯怯的这样称呼他,毕竟是第一次,还很不习惯。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会成为你的缘中人。

  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来到了这儿,所以你要继续帮我传递那份未了的尘缘。

  你是说天狼经?伽蓝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换出了一份意味深长的语气。

  我在人间的那段岁月也许并不快乐。看起来它让我吃尽了苦头,但当我真的回首这段日子时,感觉又似乎不完全是这样。比如,我总是要承受难以忍受的饥饿,所以当我偶然有一次能获得充裕的食物时,我便会有很满足的感觉,这是我在做神仙时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所以在我即将返回天庭的时候,我竟发现自己对人间还有一丝留恋。渐渐的,我终于知道自己的尘缘还没有彻底的断去,所以我在世间寻找着我的缘中人,把天狼经的真谛心授给他们,让他们一代一代流传下去。了却我对人间的一丝眷顾。

  你曾经把天狼经传授给了一个叫铁木真的人是吗?

  是的,他是我在人间的第一个缘中人。事实上后来还有很多个像他一样的缘中人,他们都成了人间很了不起的人物,只不过没有世人知道他们和天狼经之间的秘密。

  这些人都见过您吗?

  当然不是,事实上真正见到过我神仙模样并且光临过天狼圣殿的人,你是第一个。

  为什么我是第一个?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孩子,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有些东西,这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你有着一段不同于常人的离奇身世。但是现在时机未到,当木盒中的雪莲绽放的那一天,你就会明白一切了。

  伽蓝此时略微沉默了,他的眼神突然划过一丝忧郁。神殿里刮过一阵冷清的风,灌满了他宽大的神袍。

  看到那个水晶球了吗?伽蓝回过神来,打破了沉默。

  哈斯巴根这时才发现,神殿的远方飘荡着一颗紫Se的水晶球,纯净如清澈见底的海洋,通体上下流溢出紫罗兰的光芒,透明中泛着一丝神秘的晕彩。此刻,它正在朝着哈斯巴根的方向缓缓飞来。它实在是太美了,哈斯巴根简直看呆了自己的眼睛。

  太美了,我从没见到过这么美的东西。

  此刻,水晶球已经在伽蓝和哈斯巴根的中间浮停了下来。

  这颗水晶球承载着天狼族的历史,它能折射出过去,现在还有未来。这里面蕴含着天狼族的秘密。

  天狼族的秘密?

  是的,其实天狼族本没有秘密,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告诉你有关天狼族的一切。但天狼族有的确有自己的秘密,那就是你自己的感悟。而一旦你在这里感悟出了天狼族的秘密,你便得知了天狼经的真谛。

  哈斯巴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伽蓝,他的思绪已经陷入了迷雾之中,就像他身边看不清的云。伽蓝看到他如此表情,慈爱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你知道身为天狼神的职责是什么吗?

  哈斯巴根轻轻的摇了摇头,眼中飘过一丝茫然。

  天狼神是天上的战神,天上的神于神之间也会发生战争,不过和人间不同的是,神与神的争斗只是为了维护自己高贵的尊严。因为在神看来,除了自己的尊严,其他的一切利益都是微不足道的。人间则不一样。人与人的战争大多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欲望。没有了欲望,便没有了战争。但是没有了战争,人类便没有根本的发展。

  天神在创立世间的时候,就决定了这是一个物竞天择的社会。天神给了万物生灵有限的世界,却给了他们无限的欲望。因此对他们永无止尽的欲望来说,这注定是一个无法满足的世界。

  人类就是在统治一切的欲望的推动下,最终战胜了别的物种。当人主宰了世界以后,这种争斗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加激烈了。因为人类开始发现真正对自己构成威胁的恰恰是自己的同类。

  当一群人的欲望不断膨胀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与另一群人的利益产生冲突。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发生战争。双方都会为了达成自己的利益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择手段。许多更好的东西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创造出来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战争促进了人类的发展。

  哈斯巴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实这点解释起来很简单。比如草原上有狼和羊,如果天神没有创造出羊和其它动物,那么天神必然把狼创造成吃草的动物。但实际情况是,狼吃羊,羊吃草。如果没有狼,羊群就会肆无忌惮的繁殖,残忍的吃光所有的草场,而羊自己最后也会被活活的饿死。但是因为有了狼,羊群便能保持在一个合适的规模。人类的存在也是一样的道理,不过遗憾的是,人类没有天敌,所以能够消灭人类的也只有人类自己。说到底,战争也不过是一场优胜劣汰游戏。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如果你不想回答你可以说不。哈斯巴根说这话时,眼神透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愿意回答你的一切问题。伽蓝快乐的笑了。

  你为什么长着一个狼的脑袋?

  我猜你就会问这样的问题。也许我刚刚提到战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