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盛世凡人 > 第22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手盗尽天下奇珍,从未失手,不过传闻他早已仙逝,而且近三十余年来确实再没有他的消息,也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传人。

正在众人惊疑时,沈公明复又说道:“不怕诸位笑话,那张海图原本是我沈家的一个不传之秘,外人并不晓得,不料荫差阳错,此图却在三十年前被这司马仲平连带着一批珍宝盗走,当时还是家祖执掌沈家,从那时起,我们便不遗余力的追捕于他,终于在十三年前将他逼至绝境,不料这老贼竟死也不肯说出海图的下落,最后终于自杀身亡,或许也是因此,他的后人不知从什么途径得知我们对那海图极是看重,待得我们千辛万苦找上司马老贼的巢岤时,当年被他盗走的珍宝一件不少,唯独不见那张海图和他的独子司马空,而此图关系着我沈家的气运,这几十年来,时刻都未曾放松过对它下落的追查,终于在两年多以前,找到了这司马空的踪迹,想是他已参透了海图之秘,忍不住想要出手,这才找上了吴剑门的吴傅山,也就是你的师傅。这海图既是他得自司马空之手,若不是我家那张,那才叫做天下奇闻1

众人想不到这其中竟还有着这样的曲折,而对那海图原本便是沈家之物,倒也又多信了几分。

沈公明见杨凡仍有疑Se,复又说道:“我猜想你的师傅也是受了这人的欺瞒,否则断不会行此鲁莽之事。你可记得清楚,他只说这海图乃是指向一艘沉船?”

杨凡不知沈公明为何有此一问,神Se凝重的点了点头,就听沈公明一声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司马空既以此欺瞒吴剑门,我们也不想此事走漏风声,所以顺水推舟,也未揭破。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瞒各位,这所谓沉船,其实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海图真正指向的,其实乃是我沈家两百年前一位先祖所建的宝库,库中不但藏有大量珍宝,更有一件东西,关系到我沈家上下若干人命,难道我不该如此么?”

言至于此,众人已是惊讶不已,若是沈公明所言不假,单凭图谋挖掘他人先祖坟墓这一条,吴剑门满门被灭也都不算冤枉了!

杨凡也是听得心惊胆战,细细回想那日情形,怪不得那日师傅将海图茭予自己之时,要吩咐自己通知司马空逃避之后,不必再去寻那宝藏,原来其中竟隐藏着这样的内情,看来师傅也是知道这些的,否则当不会有那些言语。

一念及此,不由对沈公明所言又多信了几分,心中却是十分难受,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师傅竟会做下如此糊涂之事。

众人见杨凡都未出言反驳,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反而对沈公明所言又信了几分,沈公明又长叹一声,缓缓说道:“此事说来,吴门主虽然有过,却也罪不至死,犬儿行事鲁莽,才犯下如此大错,我已然与杨少侠说好,一旦此间事了,自会给吴剑门一个茭代。”

倘若事情真是这样,沈公明如此行事,已属十分难得,就连杨凡本人,也都觉得此人处事之公、胸怀之广,实在让人难以置喙,心中又认定眼下这些人都是受了夏莹相邀前来相助自己的,只怕都在等着自己表态,思索良久,终于说道:“沈家主言重了,若然事情真如家主所言,那便是家师处事欠妥,在下愿代为向家主致歉,打伤沈公子之事,也任由贵家发落,千刀万剐,绝无怨言。”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一切便只有找到那司马空,下到海底看个究竟了,众人俱怀心事,一时间都沉默下来,何思婕见众人都不说话,怯生生的说道:“我听说沈公子是被杨大哥一剑挑断了手筋,想来是右手废了,不能使刀了吧?”

席间之人被她突然这么一问,也不知他是何意,沈浩天毕竟是沈家的嫡长子,地位特殊,不料却被杨凡废了武功,要说沈公明毫不在意,那是谁也不信的,果然就听得沈公明冷冷说道:“犬儿行事不周,又学艺不精,活该如此。”

杨凡心有所想,正要出声,不料何思婕抢先说道:“敢问沈伯伯,现下沈公子的右手可是使不上力,难以自如活动?”沈公明心中一动,连忙说道:“犬儿的右手确是如此,姑娘何出此问?”

杨凡不知何思婕为何非要在沈公明伤口上撒盐,便向其连使了几个眼Se,不料何思婕竟似没有看见一般,又开口问道:“那若以银针刺之,可有感觉?”

这一下,就连杨凡都有些明白何思婕的意思了,但细细一想,又觉此事不啻天方夜谭,实在难以想象。就见沈公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声音都有些秫秫发抖:“姑娘从未见过犬儿,怎的如此明了?莫非尚有施救之道?若能让犬儿恢复如初,无论姑娘你提出什么条件,只要我沈家力所能及,无不应允1

何思婕却被他吓了一跳,连忙也站起来说道:“沈伯伯不要这样,我也只是在我养的几头小兽上试过几次,可从来没治过人,心中其实也没有太大把握的。”

自从沈浩天手筋被断,沈家便为了争夺这未来家主之位闹得不可开茭,若不能妥善处理,只怕必成内乱,从此断送了沈家家业,也未必便是杞人忧天,可现在却听闻沈浩天的右手有治愈的可能,对沈家来说不异于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沈公明怎能不激动万分?

当下便对着何思婕躬身行礼道:“姑娘妙手回春,还请大发慈悲,若能助犬儿恢复如初,便是我沈家的大恩人,即便不能成功,那也是他的造化不够,我等仍会对姑娘感恩戴德,不敢或忘。”

沈公明何等身份,竟会对着一个

三福小说网www.M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