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神鲜家庭 > 第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拜托啦,瑛姑。”

“不行。”

“好嘛,行啦。”

“不好,不行。”

“嗔,你自己答应人家的,说话不算话,言而无信。大人都这样,最讨厌了。”

要严重抗议他被以大欺小时,这个十岁、经常自诩已长大成朲的男孩,便和大人明白划分界限,用“大人都这样”表明他绝非同类。

但是他仍十足老气横秋的双手叉着腰瞪着眼。

池瑛也回敬以双手叉腰和瞪眼。“池祖安,我什么也没答应。”

“有1

他扬起下巴的坚决神情,简直和他爸爸,池瑛的哥哥,如同一个翻版。

这使池瑛心软了下来。

口气可不能软。

“我答应了什么?”

“你说只要我不摆架子,同那个狐狸精道歉,你就变法术给我看。”

池瑛连忙东张西望。

“没有第三个人啦。”小鬼还嘲笑她哩。“说话小心点。”

“哎呀,紧张兮兮干嘛,我有眼观八方啦。”

“加油添醋。我哪有说‘不摆架子’?这句话,不用说,一定是偷看连续剧学来的。后面那句话更是无中生有。”

“啧,连续剧里面有这么精湛的台词吗?我识字,会看书哪,我可以一目十行,而且过目不忘,你忘了吗?”

池瑛无言以对。祖安阅读的速度之快,别说和他同龄的小孩,成朲也望尘莫及。他的大脑比计算机的记忆库,不知强多少倍。

“你说我可以有一个要求,而且你会让它实现。我已经言出而行了,该你啦。”

“你不可以叫人家狐狸精,多难听!足见你道歉得没有诚意。”

“胡莉菁,狐狸精,差不多啦。何况,又不是只有我这样叫她。你变不变嘛,瑛姑?”

池瑛又紧张的四下张望。

其实他们住的这栋房子,和左邻右舍均有一段相当距离,是池家二老当年刻意挑的,为的就是以防隔墙有耳,或隔窗有眼。

尽管他们都生活得和一般寻常人并无二致。

唔,尽量啦。

“男孩,这么大了,撒什么娇?害不害燥啊?”

“咦,奇了,撒娇是女孩的专利吗?谁申请的?法律有明文规定男孩不可以撒娇吗?”

“男孩不叫撒娇,叫耍赖。”

祖安嘟起嘴。“瑛姑,你不像以前那么疼我了。”

来了,软硬兼施,他的看家本领。

“你不是总说‘老是把人家当小孩,讨厌’吗?怎么,这会儿又小啦?”

“不变算啦,总有一夭,我长得够大,爷和女麻会把功夫传给我。”

这拗脾气,也和他爸爸一模一样。

他转身就走,却是往相反方向而去。“祖安,你不回家,到哪去?”池瑛喊。

他没答理。

他倔强的背影,教池瑛一阵心酸。

他不明白,他所谓的功夫,是池家人与生俱有的能力,并非经任何人传授而来。

池瑛几乎想叫他回来,答应他的要求。

他年幼时,为了逗他开心,她偷偷“违规”过无数次,但他四岁以后,她就严格地阻止自己太宠他。现在他虽然才十岁,应该仍算是个孩子,可是祖安聪明过人,她不能让他以为他可以用这种方法予取予得。

慢着。

池瑛顿在开了一半的家门边。

他为什么说爷和女麻会把功夫传给他?他怎么知道爷爷和女麻女麻也有“功夫”?

池瑛急急走过前院,在玄关踢掉鞋子,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屋。

“妈,爸。爸,妈。”

她走过客厅、起居室,到厨房探一下头,转向她父亲不让闲杂人等进人的视听室。

视听室有架古董级的黑白电视和一套老得不能再老的音响。别看它们年高岁深,电视荧光幕清晰得跟新的一样,音响的音效,以她父亲的听法,足可以震垮一整排屋子的屋顶。

他们家,以她父亲的说法,为无边法力所护罩,所以尽管他把音响开得震耳欲聋,半片瓦也不会震动。音乐呢,每个音波都在他的控制之下,点滴不会流露出去,因此也不会对邻居造成干扰。

她父亲也不在视听室。

他们的卧室在楼下起居间后面,也没有人。

这两位绝少踏足出户的老人家,怎地忽然双双不见了人影?

池瑛再走向厨房。

也许她妈妈在厨房外面的后院洗衣服。

太阳快西沉了,不过池妈妈做事向来随心意而定,她才不管规律这种东西。

“妈……”

池瑛煞住脚,停在楼梯底。

楼上浴室有水声。

她爸妈楼下卧室里有浴室,他们从来不用楼上的。

她往梯阶上走。

那是什么?

池瑛又停步,竖起耳朵。

她刚才就听得很清楚,只是无法置信。

口哨。浴室里,有人边洗澡,边吹口哨。

这可奇怪了。

屋里就住了四个人。池爸爸,池妈妈,池瑛自已和祖安。

他们都不会吹口哨。至少她没听过。

她小心、谨慎、慢慢的往上走。

小偷?

不会吧。他们在这住了这么久,从没闹过小偷。

小偷不曾这么大胆,还洗澡、吹口哨吧。

难道……她哥哥回来了?

祖安的爸爸回来了?

池瑛的心飞扬起来。

或许这可以解释何以二老都不在家。

离家十年的儿子归巢,八成跑出去购买他爱吃的菜去了。

照她妈妈的个Xing,不把整个,也要把半个超级市场搬回来才甘心。

爸爸一定是跟去阻止,以免老伴太疯狂。

池瑛举手欲敲门,发现她的手剧抖着。

她激动、兴奋得喉咙梗塞住,一声“哥,是不是你”也说不出来。

她颤抖的手还举在空中,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只开了一半,因为里面的人显然没料到外面站了个女人,不禁怔了怔,随即砰地关上门。

热气氢氲中,池瑛只看到对方的上半身和一张水淋淋的脸。

幸好她只看到上半身哦!

不过那也够教她脸孔发热了。

因为她愣了半晌,才恍悟,那张脸,她没见过。

她使用的浴室里,有个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