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神鲜家庭 > 第37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

她的手越过儿子捂住他的嘴。“不要再道歉了,不然我们又要从头开始。”

他握住她的手。“我们是要从头开始。我爱你,从未减少或改变过。”

“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未曾间断。我也爱你。我不知道那时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吓得逃走。”

“我应该一开始就同你坦白,我……”

“你又来了。”

“好,不提过去。不提不提。”

祖安翻个身,抱着他呣亲。

池韦笑着,伸臂抱住他的妻子和儿子。

※※※

“你跟着我干什么?烦人1方亭大吼。

“你为什么不肯嫁给我?”少白吼回去。

他们在天上追逐。

“有本事你就追我十年,到时候好有个现成的十岁儿子。

“什么?”少白险些坠落。

“我怀孕了。”

“那你还不嫁给我?你疯啦?”

“你怎么知道是你的?”

“不是我的,是谁的?”“不是你的就不干你屁事。”

“不干才怪,我要打烂那个家伙的鼻子,再阉了他,然后我还是要娶你。”

“你那么多莺莺燕燕,干嘛非娶我不可?”方亭减速,让他跟上来,与她并驾飞行。

“莺也飞,燕也飞,可是都没你飞得美、飞得好。”

“哼。少来这一套。”

“我从来不曾让任何女人怀我的孩子,除了你。”

“去你的,这是你一时大意。”

“是我专程故意的。”

“鬼才相信你的鬼话。”

“还有,你说得对,我们将会有的是个儿子,不过我可不打算十年后才和他相认。”

“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你以为我为什么选那两次去阁楼和你幽会?我算好了的。”

“也许十年后我飞不动了,就会相信你。”

她凌风而去,他急忙急起直追。

※※※

“祖安看到他妈妈很漂亮,呆住了。我问他为什么那会吓住他,他说不出个所以然。”

“或许她出现得太突然,他一下子没法接受。”

“池韦回来得也蛮突然,对他而言。”

“但是你给了他调适的时间。不只如此,那天一下子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你想想,你的哥哥、姊姊和妹妹出场的场面,比马戏大观还精采。”

寻欢笑着同意,搂搂偎在他胸前的新婚妻子。

他们正在飞往欧洲度蜜月途中,不过他们循正常方式,搭飞机。

“我们的婚礼恐怕也是空前绝后。”

“哦,老天,你那些去而复返的兄姊们,还有清照,他们变来换去,怎么都对穿著不够满意时,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睡美人’卡通里,三位仙女挥魔杖挥个不停,挥得仙光满天的情景?”

“可不是吗?”

“你放心,我们是不放仙气的。对了,”他抬起她的脸,“你如何分辨出少白不是我?”

池瑛微笑。“因为他不是你嘛。”

“不,你一定要告诉我。”

“哎,好吧。首先,你很关心祖安,我问起祖安,你绝不会草草带过。”

“其次?”

“少白穿著新西装,你原来穿的是便装,有什么理由突然那么正式?”

“我准备向你求婚。”

“你求过了。”

“不只一次,直接或间接。”

“都是间接。”

“你一概拒绝,毫不留给我抱希望的余地。”

“所以你们联合起来,不给我有说不的机会?”

“说到这个,我岳呣大人后来那一招,真是起死回生。”

“我看我氖氖并不是呆,她不过是顺水推舟,跟着台阶,优雅地走下来。”

“无怪我爸妈这么喜欢你。”“我爸妈偏袒你才偏得凶呢。爸爸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冒牌医生真教授,对不对?”

“我觉得岳父大人是众人皆醉他独醒。”

“他在你还结结巴巴时,就夸你口齿清晰又伶俐。我看我是最愚的一个。”

“愚公移山哪。你还没有说完如何分辨我和少白呢。

“咦,不是说完了吗?”

他俯身吻吻她。“还没。”

她认输地笑道:“好吧,是他的嘴唇。”

“他吻你?这混球1

“没有,他的嘴碰到我的脖子。还有他搂着我的手。我马上确定,他是少白。”

“你果然爱我。”他快乐地再吻她一下。

“还有一件事,方亭上去阁楼找过你,一整夜都没下来,第二天就走了。确定他是少白的一剎那,我明白了,方亭上阁楼时,有人在,但不是你,是少白。”

“啊,怪不得我找不到他。”

“也怪不得方亭一直想用不伤害我的方式,暗示她和你关系已十分密切。”

“是少白。”

“啧,她当时以为少白扮成你嘛。可是若是你,她也许看时看不出来,那个……嗯,她就知道了。”

“总算还我清白了。不过方亭把你嫂子找到,少白又和方亭协力说服她回家,也是大功一件,权且让这两个人将此功抵罪好了。”

“方亭何罪之有?”

“她差点拆散我们呀1

这次轮到池瑛吻吻他,以示她不够信任他的歉意。

“原来是他们把我嫂子找回来的。”

“我要少白去做这件事,他大概拉方亭帮忙。”

“池韦呢?是你,对不对?”

他点点头。

“你上山义诊,其实都是去找我哥哥了?”

“不,虽然没有义诊这件事,但我的确为原居民们进行了些医疗,藉由此,和他们结茭成了朋友,对我的研究来说,收获远超过我的预算。找池韦则是利用晚上,你们都睡了以后。”

“少白知道你不在,乘机跑来和方亭约会。”

“真相大白。”

两人相视深情一笑。

“还有一件事。”慢慢地,寻欢告诉她,“事实上,当年不完全是我爸爸负了岳呣大人。”

池瑛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他们在将要论及婚嫁时,几乎同时分别认识了另外一个人,同时被另外一个人吸引。”

池瑛失笑。“我妈不知道如何告诉你爸爸,她不想伤害他,然而她发现这另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