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公子有媚骨 > 第37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那教习身穿道袍,手拿拂尘,看起来让宋靖秋气的不轻。言语之中对人多有讽刺贬低,说到与女子同住时,更是满脸的鄙夷嫌弃。

  但起码他让宋靖秋弄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如今这事儿,尚且还没有牵扯到苏萧闲的头上。

  这些人虽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女子存在,却并不知道她是鬼族,只当是个与他偷行苟且,关系不清不楚的普通女子。

  如此这般,她不算仙山弟子,这些人就是有天大的怪罪,也只能惩戒在他宋靖秋一人头上,不会对她有什么为难。

  想到这里,宋靖秋那一颗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放在了肚子里。

  孙亮站在那几个教习的后头,一脸得意的瞧着宋靖秋,却没从他的脸上,瞧出一点他期待已久的表情。

  慌乱,恐惧,求饶,这些他所期盼着,能在宋靖秋脸上看出来的情绪,统统没有。

  他还是像那天在竹屋里一样,不论自己在所面对的事物面前,有多弱小,处于什么样的境地,都是那一副盛气凌人的表情。

  孙亮用指甲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衣袖,狠狠的咬了两下后槽牙。

  “可真讨人嫌呐。”

  今天也是那天也是,明明都已经成了任人拿捏的丧家之犬,却还要在虎狼面前,用他那种笃定轻蔑的眼神耀武扬威。

  他倒是要看看这一次,他宋靖秋还能威风多久。

  孙亮面带不屑的斜眼瞧他,却发现那宋靖秋也同样在看自己,嘴角微微上翘,明显带了些挑衅的意味。

  宋靖秋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些个教习,突然间便一撩衣袍,直挺挺的跪在了院中间。

  “弟子知错,不敢奢望众位教习垂怜,所有罪责一力承担,只望众位先生可以听靖秋,将这此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而后再做处罚。”

  宋靖秋能够如此直接的认罪,这是令翟涟和几位教习都有些感到意外的,可意外之余又让翟涟不免心生警惕,不知一会儿宋靖秋要如何为自己开脱,若是让他开了口难免夜长梦多。

  可此时他如此态度,再加阻拦,怕会招人闲话。

  “那女子本是山外的一名散修,被妖物所伤后,误打误撞进了仙山,被我所救带回竹屋医治,弟子谨记仙山规矩,但医者仁心,路遇伤患,弟子实在不能袖手旁观,未能及时禀明,还请诸位教习责罚。”

  宋靖秋神情泰然,对那几个教习也是毕恭毕敬,行为举止都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果然是应了翟涟的猜想。

  先一口认下罪名,再花言巧语为自己开脱。

  今日要想伤他根本,怕也是不会那么容易了,翟涟荫沉着脸站在后面,眼神穿过宋靖秋直盯在院外的一棵槐树上。

  那槐树后头一直躲着一个女子,鹅黄Se的衣裳,簪了朵烟粉Se的花。

  翟涟的青梅竹马。

  他二人的家族本是世茭,到了近几辈又有结亲,关系便更加亲密,他俩人基本就是绑在一块儿长起来的。

  她资质平凡,也没什么远大理想,所以从进仙山的那一天,就只想着有一天能进到乙字科,而翟涟也是因为这个,连续几年都拒绝参加比武,哪怕他早已有了进入甲子科的资格。

  只为了当年初入仙山,他所说的一句话。

  “那我就先去乙字科等着你,做你大师兄,以后我罩着你。”

  原本这一切都会进行的很顺利,如果宋靖秋不到前山来的话,如果他不在那天的比武场上出现,不被她看到……不被她装进心里。

  翟涟看着那槐树后鹅黄Se的衣角,攥着折扇的手背上,青筋若隐若现。

  “宋靖秋不能再在仙山待下去了。”

  孙亮听了人的话,轻蔑的笑了笑,朝着翟涟点了点头。

  医者仁心,当初救我师弟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宋靖秋提起医者仁心这四个字。

  那几个教习站在前头,相互看了两眼,最终还是乙字科的教习出来说了话。

  “宋大夫医者仁心,自然是好,可规矩就是规矩,更何况仙山上的规矩,是自打当年祖师爷创立仙山时就立下了的,不能因为你一个人,一点理由,就坏了法度。”

  那教习这话说的铁面无私,义正言辞,字里行间没给人留半分回旋的余地。

  这不免让跟在后面的林蓉蓉有些着急,她缩在后边,焦急的扯了扯前头那女教习的衣角。

  林蓉蓉出身高门世家,就连山上的这位女教习都是她的表姑姑,只是她从没因为自己的事,去找过她,在这仙山之上也鲜少有人知道她们的关系。

  这一次林蓉蓉会肯为了宋靖秋的事来求她,倒是叫她挺意外的。

  这件事虽不是在她手下发生的,她也不好过多的Cha手,但自家孩子好不容易张口求自己一次,她便也就没有拒绝。

  “宋大夫虽带了外人上山,失了规矩,但也算事出有因,况且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祖师爷在世时,不也常说人命大于天吗?“

  那女教习说着,瞟了身旁那几位一眼。

  “我想宋大夫医术了得,这许多天,那女子的伤想必也好的差不多了,不如宋大夫便就此送她下山,这样既能堵住山上的悠悠之口,想必教习们也不会太过为难。”

  这话女教习虽是向着宋靖秋说的,可言语里却还夹带着自己个儿的私心,她知道林蓉蓉为什么会为了宋靖秋来求她。

  关于苏萧闲的事,也从林蓉蓉那儿有所听说,此时此刻,她自然是要为了自家孩子说话。

  “不可。”

  宋靖秋一抬头,正对上那女教习的眼睛,那眼里的情绪十分复杂。

  “那姑娘被鬼怪所伤,虽经医治好了外伤,但内里还需继续调养,短时间内,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