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公子有媚骨 > 第4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每日都歇在竹屋里。

  这一次妖物围攻仙山,虽然最终得以化险为夷,但其中伤亡,实在不可谓不惨重。

  那些个伤势较轻的,全都留在前山,由懂得医术的弟子看抚照料着。而伤势较重的,则全部送到了宋靖秋这里,由他来医治照看。

  其中最具代表Xing的就是孟舟了。

  他那一日在仙山上,被蛇妖摔在地上时,果真摔坏了脑袋,宋靖秋将人带回来以后,医治了他三天,他才清醒过来。

  醒过来以后,又开始有一阵没一阵的乱说胡话,时常搞得人焦头烂额的。

  所以便一直住在了竹屋里,方便随时施针吃药。

  山上的风波过去以后,老祖宗便也又回到了,她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神仙日子里,宋靖秋虽然依旧总是数落她,每日总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却也还是会无可奈何的纵容着她,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样子,可又总有一些事情,会擅自偏离轨道。

  “师尊,我们在发现甲辰的时候,在他周围发现了妖气,同时也发现了这个。“

  说话这人是个穿着仙山服饰,带着面纱的女子,那女子说话时的语气很复杂,声音之中有些慌乱,但更多的则是气愤。

  “这是仙山弟子才会有的弓弦,却勒在他的脖颈里,那么深!“

第30章

  “师尊,如此看来,这一次仙山突然遭袭,祸根竟是出在了我们自己家里。”

  那人托着弓弦的手蓦然狠狠攥紧,双眼之中似有泪光闪烁。

  “定是如此,要不然我仙山之上禁制森严,几十年间都不曾有过纰漏,怎么这次就会一下子坏了这么多!肯定是有内鬼从众破坏!”

  那老道长虽然消瘦,身形却十分挺拔,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威严,看起来颇有长者风范。

  只见他手拿拂尘,神情淡然的拍了拍那女子的肩膀,又从她手中缓缓的抽出了那根染血的弓弦。

  “你也不要太过着急了,索Xing这次教习们及时找到我,没有出现太过伤亡,你也累了几天,这件事就茭给我吧,你去回去歇着吧。”

  “师尊,你明知道这最近接触过禁制的,就只有……”

  看那女子神情犹豫,似乎还有话想说,只是还没说出口,就被老道长给哄回来了。

  “快回吧,我虽然是个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子,但这点小事,也还是能办好的,你放心,你们这些孩子,都是成天养在我身边的,我会还你师兄一个公道的。”

  老道长一甩拂尘,睥睨人一眼。

  “快回去睡吧,女孩子的容貌可经不起你这么熬,再熬几天,十八的姑娘,看起来都得像是八十的了,快去快去。”

  这话一说,那女子虽依然不能释怀,但看表情也全然不似从前那般凝重了。

  看上来这位老道长,在仙山弟子的心目中,还是颇有分量,完全能够放心倚靠的。

  ——

  苏萧闲半倚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着这狭小屋子里的一堆人。

  自从这些妖物来袭之后,老祖宗的生活质量便直线下降,从前专职伺候她的宋靖秋,如今成了这屋子里的大忙人。

  从早到晚的就在这地上,来来回回的晃悠,一会儿给这个扎两针,一会儿给那个灌副药的,到了晚上还要研究药方,忙的像是个十二时辰,都不停转的小陀螺。

  就连老祖宗的饮食,都在无奈之下,茭给了孟舟和林蓉蓉两人轮流照顾。

  若是轮到孟舟的时候,方还算好,虽说做的没有宋靖秋那么好吃,但胜在丰盛精致花样多,苏萧闲觉着新鲜,就算是味道一般,也总能凑合着,吃上几口。

  可轮到林蓉蓉的时候,就不太行了。

  那只忘恩负义的小兔子,还是完全就把她当成情敌看,在宋靖秋面前百般乖巧,到了她这就到处炸毛,枉她苏萧闲当时还救了她一条Xing命。

  成天就知道那些白菜土豆来糊弄她,态度还极其不好,只要老祖宗一挑毛挑刺说她做的好不吃,她准保跟人撂脸子。

  “咱就这手艺,也就会做白菜土豆,你不乐意吃,就自己做去呗!你不吃我吃,我把这些全吃喽,一口都不给你留!”

  老祖宗也不惯着她,每到这时候,她就也将那筷子一扔,回人个白眼,然后再躺会她那张小床上,背对着人啃瓜果去了。

  一开始的时候,老祖宗还以为这小妮子是因为宋靖秋的原因,所以故意调弄她。

  直到后来,林蓉蓉自己吃着她做的白菜土豆吃吐了,苏萧闲才终于相信,这娃儿可能是真的就只会做白菜土豆。

  如此的日子过了几天,老祖宗在她那一张小床上,每天就看着些个半死不活,还几乎霸占了她全部居住空间的人,无聊的几乎要长毛了。

  这竹屋本就不大,又一个挨一个的躺了那么老些的人,唯独给她留了这么张小床的地方,能让她自由支配,躺来躺去的,跟□□棺材似的。

  “宋靖秋,我想出去玩。”

  老祖宗半倚在床上,耷拉着眼皮,跟人说话都有些提不起兴致来了。

  “你往这竹屋里堆这么老些的人,搞得我想下地溜达两圈都费劲,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当初她答应人,给他辟邪的时候,可没说过这竹屋里会住这么多的人啊!现在给她搞这招,这是欺诈!

  “不行……黄芪三钱,苍术二钱,再加茯苓和红枣,你若是真的无聊,就去院里帮我晒陈皮玩吧,挺好玩的,正好你还活动活动,让林蓉蓉教你。”

  宋靖秋一心都在治疗伤患上,忙的已经快连吃喝拉撒都给戒了,如今就连和苏萧闲说话的空隙,都得写张药方子,看的老祖宗直翻白眼。

  “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