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公子有媚骨 > 第8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气,狠啐上几口。

  “行啦,别再想啦,咱们这就进林子吧,我瞧着这林子也够大的,若是再晚些,怕是出来就要误了晚饭了。”

  到了还得是宋靖秋站出来说句话,才给人拽了出来,不过这事原本也是他为了听八卦,提起来的,如今由他来收尾,似乎也没什么不合适。

  “宋兄说的有道理,不过……您这夫人,也跟咱们一起进去,是不是不太妥当。”

  那唐兄瞧见苏萧闲也跟在宋靖秋的身边,心中不由的就有些犯嘀咕,只是一直碍着宋靖秋的面子,才没敢直说,如今瞧见他们都要进竹林了,这美人还不走,才终于很不住张嘴问了出来。

  “就是啊宋兄,虽然你这武力高强,可这降妖除魔,毕竟是个险事,带个小女子在身边,恐怕一时照应不到,让其受了惊吓危险,那就不好了。”

  那位王公子站在姓唐的跟前,一听见他开口,也跟着一块儿帮腔。

  宋靖秋走在几人最后,听见他们如此说,转过头去,瞧了瞧老祖宗,笑着说了句,无妨。

  那唐公子似乎有些诧异,抬腿向前走了一步,似乎还想继续劝说,却被那姓郭的少爷一把扯了回去,只笑嘻嘻的回了句。

  “哎呀,你就别管了,宋兄是高人,高人自有分寸。”

  那两人听见郭少爷这么说,也不好再继续劝下去,毕竟宋靖秋的法力,他们昨日也是亲眼瞧见过的,就是他们那一桌人摞起来,叠一块儿,都断然没可能打的过人家。

  既然打不过,那就别Cha嘴,在修仙界之中,一直都有着如此这般,实力至上的规矩。

  几人不再言语,就如此前后走着,进了竹林。

  你倒别说,这竹林虽说在外边看着,清新雅致,可一旦进了内里瞧着,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几人前前后后的走进竹林,刚一进来,还没走两步远,便已经能感觉出来,这周围的天儿,好像是渐渐的暗了下来。

  不过,倒也没暗到如临黑夜,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所以那三位少爷也就没抬在意,权当是天上赶巧飘过了几片云彩,挡住了明亮的阳光,才会使这竹林之中,瞧上去荫暗了许多。

  只有宋靖秋与苏萧闲二人,一进这林子,便发现了端倪。

  这林子,地形古怪的很,几乎是处处是路,却也处处没有路,一条小道,往往是你瞧着本应当是往那边走,可走着走着,却走到了另外那边去。

  这是刚一进来,就要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啊。

  宋靖秋转过头去,瞧了老祖宗一眼,两人都没说话,苏萧闲却对其突兀的点了点头,证明这两个人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你们三个都小心点,这地方有点古怪,可千万别走散了。”

  那几个小少爷还不知危险已经悄然降临在他们身边,仍旧边走边说笑打闹,即便是宋靖秋的好意提醒,也没太被他们放在心上。

  这竹林的路七扭八歪,越走越悬乎,那几个小少爷年少轻狂,第一次出来抓妖怪,难免有些热血澎湃,拐着拐着,一不留神,便拐丢了一个人。

  那位今天才见到的王公子,在上一个弯拐过来了以后,便如人间蒸发般的没了身影,不论是如何叫喊,都没人回答。

  这倒是让剩下这俩少爷有些慌神了,虽说他们口口生生说要来斩妖除魔,但这连妖怪的面都还没见着呢,就丢了一个了。

  这妖怪连个身形都没露过,就算他们有心要斩,那也得知道这剑到底要往哪边挥啊。

  “宋,宋兄,这是个什么情况,那么大个活人,说没就没了,咱们,咱们可得咋办啊。”

  那姓郭的小少爷,从没见过这场面,一时间慌了神,说起话来,都显得有些哆嗦。

  反过来看宋靖秋,他瞧着可就镇定多了,毕竟打从一进林子开始,他便预料到会有这么一个情况发生,甚至可以说,他和老祖宗走在后面,就是一直在等这情况的发生。

  瞧着这林子的玄机与古怪,没等进来多久,他与老祖宗就都已经猜到这竹林里头的妖怪到底是什么了,只是一直在等,等一个可以确定方位,将其彻底降伏的机会。

  这种妖怪,叫障目妖,本是不大的一个小妖怪,平时除了变变戏法,改改道路懵懵路人以外,也没什么本事了。

  原先也很少有过这类妖怪出没伤人的情况,只是这一只看上去,有那么一点不同。

  普通的障目妖由于灵力低微,是变不出这么大的迷魂阵的,定多只能改变一两个小岔路的方向,闲的没事,出来捉弄捉弄路人。

  可这只许是活得太久,又在此借着这竹林的地势,迷惑了太多的路人,路人走不出去,或是饿死或是累死在这林子里,正巧就给他吸了灵力,这才导致他如今长到般大小。

  要捉这种妖怪,方法那是说难也难,说简单那也简单。

  这妖怪别的不行,躲猫猫倒是一流,他若是要藏,那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寻他,所以要想将他捉住头一条就是得引蛇出洞。

  特意送去个猎物给他抓,他一靠近人身边,灵力大幅度的变动,这时候再要找他的位置,那就简单很多了。

  所以,这王公子说白了,也就是宋靖秋和苏萧闲特意卖出去的一个诱饵。

  如今他舍出去了,再想找到那妖怪的位置,就变得十分容易了。

  “无妨,不要慌张,有我在,出不了什么大事。”

  宋靖秋气定神闲,慢慢悠悠的说着,却依旧只是站在原地,迟迟不肯动地方,饶是旁边那两位急得快要火上房了,他也一直没去寻找。

  “宋兄,宋兄,你说是不慌,可你倒是动啊,或者说你倒是给我们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