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离婚(离婚ABO) > 第15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怪异的语气说:“难怪那么厌恶我,不让我碰你。你们搭上多久了?比你提离婚更早吧。”

小娇妻立刻摇头:“我没有1

“你想说这些照片是假的?”

“我和学长只是碰巧遇上,没有像照片那样、那样……”小娇妻努力解释,想要Alpha信任他,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了。

“我让人检查过,照片都是真的。”Alpha盯着他,眼神幽邃,“很高兴你终于不说谎了。”

小娇妻咬牙:“我没有说谎1

Alpha置若罔闻:“这几个月来,你闹着离婚分房,故意躲我,一直不回家,就是为了在这儿好私会?”

小娇妻又要反驳,偏偏越到这种时候,感受着周身浮动着的信息素里暴怒的气息,他越难将话说清楚,一时恨不得咬断自己笨拙的舌头,解释不清的感觉蹿遍周身,满是无力感。

Alpha深吸了几口气,笑了:“戏弄我很开心?”

“不是这样1小娇妻咬了咬牙,不再着急说话,一个字一个字讲话说清,“只是,几张照片,你就,这样认定?”

“你不也用一篇报道就判了我死刑。”

小娇妻愣在原地。

Alpha没有表情,被背叛的感觉像根烧红了的针,寸寸扎进他的理智,受辱和委屈的感觉膨胀得像个即将爆炸的气球:“现在想想,一篇报道而已,你表现那么激烈,是想借机摆脱我吧。”

一篇报道而已?

大明星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你们两人旁若无人的谈笑、大明星邀你去他家里的邀约、你亲口说的“就算我出轨你也管不着”……

而已?

小娇妻一时语塞,感到荒唐又无力。

面对别人还好,但面对Alpha,他总是不知道怎么说。

他忽然意识到,他和Alpha之间的问题,确实如老爷子所言。

脑子里有根筋在突突直跳,小娇妻稳了稳呼吸,打算好好和Alpha从头到尾地将整件事解释一遍。

却被打断了。

“怎么计划的?想等老爷子一走就踹了我,去和你的学长和和美美?”

Alpha倾下身,信息素无意识地压着面前的Omega,毫不在意他被压迫得苍白的脸颊,勾起他的下颔,眼底蕴着风暴,口不择言:“今晚老爷子差点就撒手人寰,你开不开心?”

听到后面那句话,小娇妻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的解释全咽了回去,气得浑身发抖:“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难道我猜得不对?”

话音刚落,安静的休息室里响起“啪”的一声。

小娇妻的手颤抖着,眼里满是愤怒与失望,在Alpha脸上扇了一耳光。

天生的体质所致,Omega力气小,再使劲,对Alpha来说也不痛不痒。

可Alpha从小到大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就算是老爷子也没扇过他耳光,被背叛和羞辱的感觉毒蛇般攀上心头,他怒急攻心,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巴掌。

两人的力道哪能比,小娇妻眼前一黑,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剧痛,耳边嗡嗡一阵响,嘴里甚至漫起点血腥气。

清脆的一巴掌出来,Alpha也怔了下,理智被这暴怒的一声响找回,他顿了顿,后退一步,看小娇妻的目光像在看一个无关的陌生人:“你这么讨厌我想摆脱我,我不答应,似乎就太无情了。”

小娇妻好容易缓过来,Alpha将刚才放到桌上的纸递到了他眼前。

是离婚协议书。

一直空着的另一边的签名栏,签上了Alpha的名字。

Alpha:“你想要的。”

小娇妻有些迷茫。

他睁着眼,望着面前暴怒的Alpha,呼吸滞缓,安静得吓人的休息室内只有他和Alpha的呼吸声。

他的脑袋里有根筋,像面团似的被揉搓拉细,疼痛蔓延全身,剧毒般扯着肺腑。

小娇妻忍着那股剧痛,闭了闭眼,颤声开口:“我……”

Alpha漠然地收回视线:“滚。”

第26章

Alpha是这家私人医院最大的资方之一,他放了话,其他人不敢不从,麻利地将小娇妻请出了医院大楼。

脸上还很痛,小娇妻望着亮着灯的大楼,脑中混乱。

被Alpha误会的事和老爷子的身体情况像两把尖刀,悬在他心头。

隆冬腊月,小娇妻穿得厚厚的,也不可避免打了个寒战。

老爷子尚且情况不明,他没有走,也进不去,却被保安拦着,担心宝宝,又不好强闯,又气又急,站在大楼下,望着那层楼。

照片是怎么回事,他基本猜到了。

可不管怎么样,得先等老爷子稳定下来。

他还想告诉老爷子肚子里的宝宝,想和老爷子说的一样,和Alpha将一切都摊开说明。

只要等老爷子醒来。

小娇妻出来没带手机和钱包,这里离家里和医生家都太远,他去不了别的地方等,保安虎视眈眈,将老板的命令当成禁止小娇妻去任何一间屋子。他生怕错过消息,便蹲在大楼前,往手里哈着热气,暖暖冰凉的手指。

偶有医护人员出来,小娇妻就跑过去问。

自从老爷子生病后,Alpha工作愈加繁忙,挤时间才能一周来一两趟,他几乎天天来医院,医护人员倒是多半眼熟这个温柔和气的Omega,告诉他老爷子还在抢救,又劝他回家:“外面这么冷,你穿得再厚也捱不住埃和那位先生吵架了吗?等他消消气再回来吧,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住的。”

小娇妻摇摇头,继续蹲在楼下等着。

和他们说的一样,衣服再厚,一直待在外面也会冷,何况这是最冷的夜晚。

小娇妻浑身都冻木了,手指发僵,脚趾被冻得发痛。他哈着气,不敢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