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离婚(离婚ABO) > 第3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索了下:“明天检查一下,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最近一个月忌辛辣,别贪凉,好好休息,按时吃药,准备下一次手术。”

小娇妻松了口气,乖乖嗯嗯点头。

第二天做完检查,小娇妻没告诉老板自己要回去,出院时探头探脑地往外看,担心万一Alpha还在外面。

确定没看到人,小娇妻才赶紧跑出医院,打车回去。

还在车上,手机忽然一震,是小娇妻不在时懒得将近中午才开门的老板的电话。

老板给他说,昨天有人打电话应聘,刚刚面试签下合同,以后咱就是有小弟的人了。

小娇妻看他轻松说着,忍不住笑了笑,笑后又有点放空。

看来Alpha没有过去找老板。

果然回去了。

第43章

小娇妻说不清心底是庆幸还是别的什么滋味,问起念念。

老板早上手忙脚乱的,求着念念喝氖粉,偏偏念念不给面子,无奈,看约定面试的时间快到了,只能先将念念茭给小娇妻的邻居。

小娇妻在这边住了半年多,和邻居相处得很不错,邻居是一对很和蔼的Beta夫妇,也给过小娇妻不少帮助。

老板完全不会照顾孩子,和念念就是冤家,这几天他照顾不过来时,就拜托小娇妻的邻居帮忙照顾。

小娇妻又觉得奇怪:“那个面试者很急吗,为什么要早上面试?”

老板:“说得你当初不是早上来面试的似的。”

小娇妻:“……”

小娇妻默默挂了电话,医院离家不远,到了家,他直奔邻居家。

邻居正在拿着小玩具逗念念,可惜念念对待外人都是一副冷酷的模样。

小家伙虽然一脸冷漠,但长得太可爱,玉雪团团、长睫扑闪扑闪的,小嘴撅着,像是精致雕琢的瓷娃娃,邻居反而更喜欢逗他。

于是小家伙更冷漠。

反复循环。

小娇妻进了邻居家门,还没靠近,小念念已经嗅到了小娇妻的信息素味道,在邻居怀里挥动着小手吚吚呜呜地要扑过来。

小娇妻赶紧接过小家伙,轻轻软软、带着氖香的一小团,云絮似的,急急地撞到他怀里,撞得他心里一软,轻轻哄了两声,念念就安静下来。

邻居羡慕地看着这父子俩:“小家伙真的只黏你。”

小娇妻眼带笑意,向邻居道了谢,回家里推出婴儿车,准备带念念去画廊。

刚回家念念就又咿咿呀呀叫起来,要喝氖。

小娇妻脸红红的,无奈,只好给小家伙喂了氖,换了身衣服,才去了画廊。

老板正躺在他的大躺椅上,优哉游哉的,听到响动,抬起头一看:“哎!老婆儿砸!你们来啦1

小娇妻哭笑不得,一句“不要乱叫”还没出口,眼角余光里忽然闪过道人影。

小娇妻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去。

Alpha怀里抱着一幅画,站在门口。

他褪去了一身高定西装,穿着工作服,气质收敛起来,甚至连信息素味道都消失了,要不是他熟识这个人,或许会以为他是个身高体型比较出众的Beta——他打了抑制剂。

像一头恶狼,收起了利爪尖牙。

老板一看到念念就被吸引了注意力,笑呵呵的凑过去做鬼脸,顺口道:“这是新来的员工,你们认识认识。哎,这是你老板娘。”

Alpha脑子里还回荡着那声“老婆儿砸”,听到后面这句,眼皮又是狠狠一跳,手上劲道无意识加大。

小娇妻继续懵然地看着Alpha。

同老板述说自己的经历一样,他也没有透露他的Alpha姓甚名谁,只大致说了说他们之间的事情。

所以老板不知道……这就是他逃离的那个Alpha,何况Alpha还伪装成了Beta。

可问题是,Alpha为什么在这里,还成了画廊的新员工???

老板一心逗念念,没听到回应,还纳闷:“怎么了?抱着孩子杵着干啥,腰不好还不赶紧坐下,熟客看到又要说我不心疼老婆了。”

小娇妻:“……”

Alpha:“……”

安静了片刻的画廊里,响起“咔”的一声。

无辜的画框碎了。

第44章

Alpha的脸黑如锅底,额上青筋直蹦,盯着老板的眼神沉沉,像是要杀人。

小娇妻猛地回神,想到以前Alpha对学长做的事,脸Se刷地白了,下意识挡到老板面前,结结巴巴地质问Alpha:“你,你……”

老板抱着念念,放到婴儿车里,没注意气氛,头也不抬:“啧,怎么搞的?画框怎么破了?”然后嘀嘀咕咕一句“笨手笨脚,换以前早把你拖下去喂狗了……”

小娇妻没听到他的嘀咕,他实在太惊讶了,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Alpha看到他护住老板的动作,心里酸酸胀胀,简直要将自己淹没了,挤压得心口泛痛。

他的Omega居然这么护着一个其他的Alpha。

可是这又是他一手造成的。

好在小娇妻离开太久,他有足够的时间反思自己,强压下嫉妒和怒火,勉强平稳气息:“抱歉……我去换一个。”

老板奇怪看他:“没弄伤画吧?”

Alpha:“……没。”

他拿着画准备离开,目光却忍不住飘向被老板放到身边小婴儿车里的宝宝。

可惜小娇妻又立刻警惕地挡住了他的视线,他见不到宝宝,心里更添郁闷。

不过看不到宝宝,看得到小娇妻埃

居然拿自己来遮掩,小妻子失策了。

Alpha几乎是有些贪婪地望着小娇妻雪白俊秀的脸庞。

他做了半年多的噩梦,梦里的小娇妻总是在哭,他却永远碰不到他,走不到他身边,不能为他擦去泪水。

小娇妻哭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