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1家母女3人的荒唐Y乱——也说荒唐作者雨夜芭蕉-第3部分

是秉承了良好的国学修为,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予了她良好的素质教育,虽然家道中落,但她和妹妹并没有因为祖辈的霉运而流离失所,1983年政府归还了爷爷当年购置的房屋,也就是她现在的「小筑」所在。

生于70年代中期的她,中学毕业就因为种种原因辍学参加工作成了一名护士,因为秀美的外形给她和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妈妈做主为她选择了「佳婿」,并在她婚后带着妹妹返回上海(解放前在上海的一些不动产在85年也得到归还,但是,她们的户口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让人匪夷所思)。

成家后,她们居住在老房子里,奈何命运不济,老公天Xing柔弱,身体也不如人意,始终没有能让她怀孕生子,成了夫家的一块心玻慢慢的她也就和夫家产生了这样那样的中国式家庭问题,最终婚姻破裂,她一直独身至今……

离婚后,她迫于单位的流言蜚语辞职离开医院,经朋友帮忙,重新装修祖宅,把一楼、二楼做成了一个类似于现在「会所」的茶室。

她对物质不是那么的追求,但是对于自己倾心经营的「品独小筑」却十分上心,慢慢的,她的小筑成为当时都市里一道风景,她也不再接待一般的俗物,只接待那些既有一定社会地位又有一定素养的人士。爱茶、善琴、懂书法、女红爱好者是她的座上宾,但仍然解救不了她内心深深的寂寞和孤独。

在网络因为偶然,和我相遇、相知一切均因好感于我的散淡(其实,在现实里我很好斗,只有在网络的虚拟空间我才释放自己的散淡和心灵的宁静,在聊天的时候我很挑剔自己的聊天伙伴,很少主动加人,一旦有让我反感的话题我就会立马拉黑)、清新(天啦,是的,就是这个词,是她形容的)以及从不谈及Xing,才在她的心里留下浓浓的好感,最终导致一有心思就得找我聊天来释放抒怀。

当听说我在成都出差时,她才意识到我们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在几年的独自经营小筑的时间里使她从一个乖乖女练就成一个果敢、独立Xing很强的女Xing,她感觉如果不见我就是对命运安排的拒绝,才有了我们今天的聚首。

2个多小时我安静的听她诉述,感受她早年的困苦和困惑,体会她成年后的艰辛和痛苦,也深深感受她对我的隐藏在内心的依恋。

我不是圣人,我也不是假道学。

我有情感。

我爱美。

我爱美女。

茹是美女。

茹是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子。

茹是这样一个优雅而略带忧伤的气质美女。

我怎不动心?

我怎不动情?

除非我……

但我绝没想过茹还会是那么一个J情而清丽的美女,她后来为我所做的一切,至今我仍铭记在心,本该常留心间,奈何,世事变迁,如不记述,我恐怕这样的一段情感的茭融、欲望的茭织、混乱的关系会让我一辈子愧疚于心而遗失在人Xing的美好中。

我不愿意再这里记述我们的第一次J情的碰撞心灵的沟通身体的融合,因为,那是纯粹的爱恋和爱怜。

在成都的一周时间,每个夜晚都是我们挥汗如雨的茭合,是战斗,是索取,是付出,是彼此的奉献。

因为机缘,我有幸后来帮她和妈妈、妹妹办理了回沪的一切户口回迁才引发了后来的混乱。

……

04年春,我到某大学就读EMBA,空余的时间比较多,茹的妈妈其时50多岁,

妹妹年方二十有二,在为她们办理户口期间与她们相识、相熟。茹的户口回沪后,将在成都的生意托付给一个她相知的姐妹打理,也回到了上海,她们家在上海一个不算中心的地方一样有一栋面积不大的产业,尽管面积不大,按照现在的行情算也可接近3000万元的价值。那时候,她未回上海,她妈妈不怎么领世面,独自和小女儿奢侈的享受着普通上海人享受不到的「阔大别墅」。04年春节,她们一家终于在上海汇合团聚。为了感谢我的帮助(帮她们调动,我真的没有花钱,但确实关系用足,她们花10多年没有办好的事情,居然仅仅因为一点小问题而搁置,严重鄙视那些「肉食者」,那些拿着我们纳税的钱却不予办事的「官家」),她妈妈多次让茹邀请我到她们家吃饭,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机缘不够,直到我再去大学回炉深造。

那是一个下午,我带着满满一车的礼物前去赴宴,此前,和茹一直有着「沟通」,尽管「老妈」多次盛情邀请,奈何,我有家室之人,吃了人家的女儿,总感觉去她们家吃饭有些难为情,所以在决定接受邀请的时候买了许多礼物,有给妈妈的有给妹妹的。

妹妹,雅,22岁,身高没有姐姐茹高挑,但也算高个子,165cm,胜在青春

靓丽、活力四射,10多岁随妈妈回到上海读书,但是因为不会说上海话、没有上海户口,所以读书成绩不是很好,也没有上正规的大学,和姐姐一样成了一名护士,但只能在民营医院工作,没有编制、没有什么福利却相当辛苦,好在家里不需要考虑房子问题,加上他们出租了一楼的三个房间做一家外地公司驻沪办事处的办公室,所以经济还算过得去。在办理好她们户口的同时,我的关系还解决她的一直烦恼的工作问题,她也一直说要感谢「哥哥」(姐姐的「朋友」——我),帮她们办理了正式的上海户口(不是现在的什么蓝印户口哦)后,因为有关系的照拂再凭借其扎实的护理理论和实践水平被上海某区妇幼保健所录用为正式员工,带有编制。

那个下午,阳光很柔和,当我带着礼物到她们家楼下的时候,茹早已等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