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小说网 > 父之过 > 第1部分全文免费阅读

=================

书名:父之过

作者:鬼丑

备注:

这是一个强势的父亲从小压迫他的儿子,后来被看起来温润无害的儿子压倒的故事……

养父子年下。

主攻文

cp:才深x才丹明(腹黑攻x傲娇受)

==================

☆、有这么一位父亲。

才深听他父亲说过最多的话,无非就是那两句。

“才深,你不能……”他父亲说话的时候眉毛轻扬,表情很惊讶,好像一点也不明白才深为什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随即,他义正言辞的摇头:“你必须……”

几乎所有人都羡慕才深的家境。他们总觉得,才深绝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代表。

父亲是声名响彻海内外的文学家,政|治家,前不久,被任命为文化部重要官员。别人都觉得有这么一个父亲,这辈子都不用努力了。

才深却觉得,他父亲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怪物。

一个在荫影下,慢慢长成的畸形的人。

才深的父亲名才丹明,取义千古丹心明日月,一身正气写春秋。据说才丹明二十岁有了私生子,引起文学界一阵轰动,褒贬不一,才丹明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只在博客里放了一句话:“我会让我儿子成为有独立人格的健全人。”

正是因为这句话,才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再也拔不出来。

才深说出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更不是妈妈。他没见过他妈妈,也不知道谁是他妈妈。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先生。”尽管吐字不清,先生说成‘弦涩’。那是因为才丹明在大学任教,经常在家里为同学传道授业,才丹明从没和才深亲近过,却整日将心思放在学生身上。学生见到才丹明就喊“先生”,才深到了会说话的年龄,在地上爬的时候,突然叫了一声先生。

才丹明那时正在备课,听到才深突然说话了,并没有多余的表情,顿了顿,起身将才深抱起来,亲了亲,轻声道:“才深,你应该像一个文人一样成长。”

才深的小手紧紧攥住才丹明的袖口,将头埋进才丹明的脖子里,就像所有小孩子会做的那样。这可能是这辈子,才深对才丹明所做的最亲密的动作,当然,这是他很小时候做的事情了,长大了的才深完全否认自己和才丹明有过亲昵的动作。因为他日后是那么恨他。

四岁时,才深第一次握笔,他有些不知所措,看着他父亲。

才丹明面前铺着摆放整齐的宣纸,将毛笔蘸满墨汁,扬手写下文、行、忠、信四个大字,一字一字,皆是血泪。才丹明看了才深一样,意味深长的说,我不能像普通的父亲一样对你,我希望你成朲,成为我希望的那样。

才深“哦。”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毛笔的尖端,随即被墨的涩味弄的皱眉。

才深听不懂他爸爸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自己表现出疑惑的表

情,爸爸又会显得很不开心,所以他总是点头,装作听懂了。

但其实才深不明白,他爸爸到底希望他成为什么样的人。

五岁才深背诵唐诗宋词,熟读论语。

他又不明白了,为什么邻居家的孩子粗着嗓子叫骂,四处乱跑的时候,才深只能捧着那厚重的书本,念道贤贤易Se,事父呣,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随着父亲出门,会有记者突然扑上来,大声而又迅速地问:“丹明先生将自己的孩子隐藏在荫影里的用意到底是什么?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当私生子吗?”才丹明捂住才深的耳朵,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六岁才深上学,练得一手好字,他才知道原来别的孩子在六岁之前都是无拘无束,有相当自由的、大把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要求看世说新语,学习建安风骨;他们也不被强迫关注汉字的演化过程,不必学习多种字体。

才深也终于明白,私生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爸爸从来不和他提呣亲。

曾经他并不怀疑才丹明对他的爱,只是以为他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他觉得才丹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那时候才深觉得自己也是爱着自己的父亲的。

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才深觉得,不对。

他并不是‘爱’自己。

他是在操控自己。

从高一开始,才深的学习成绩就极其优秀。才深的初中和小学都是在家里和私人的教师学出来的,质量要比义务教育好一点。他刚来学校的时候,觉得特别惊愕。

怎么会有学生那么大刺刺的在教室里骂人?

怎么会有学生在食堂里吃饭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怎么会,怎么会有人那么没有涵养?

他十六岁,第一次知道,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满口仁义道德,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才丹明一样有素质,有教养。

完美的像个假人。

也不会有人的家长,眉毛轻扬,义正言辞的摇头:“才深,你不能……你必须……”

这简直是对待孩子的摧残。

他永远都在否定自己。

才深觉得自己的心里满满的弥漫着一种名为‘不满’的情绪。

高一开学典礼放学的那一天,才深被司机接回家,才深走进了才丹明的书房,看到男人优雅的端起茶杯,正要放到唇边,却因为才深走进来而放下了茶杯,冷

声问:“你怎么了?”

“我……”才深知道,才丹明的杯子里装着滚烫的浓咖啡。只有才丹明工作的非常劳累的时候,才会让保姆给他泡上一杯。“您……您现在忙吗?如果你很累的话,我还是明天找你吧……”

才丹明